大纲文意识流

【巍澜】独占(abo 下

小宝贝们多评论多点心好吗!

给我点爆肝的理由

又解屏了,两条都有大家的评论,我就不删了,大家看哪个都行,两条一样的。

一个总目录

=========================================

赵云澜约了两周之后的手术。

恰好又是上次的医生坐诊,见赵云澜来预约手术,惊了。她在这个科室干了这么多年,真正切除了腺体的没几例,现在不由得有点惊奇。她儿子同样是个Omega警.察,但是干的是文书工作,心里不由得对赵云澜升起一点心疼。于公于私,她还想在劝劝这个干着这个行业的小年轻。

“你真的想好了吗?”医生把责任书递过去,但没松手。

赵云澜翘个二郎腿,含混地答了一声嗯,...

白水辞疏 一个总目录

随时更新。


====================================

镇魂(巍澜)

女儿出没,微楚郭   普通的一天    

灵魂伴侣,楚郭    烙印  

刀   成婚前一天晚上赵云澜收到了一封信  

独占 abo 伪父子           番外

对话体 ...

【巍澜】独占(abo 中

一个总目录

=======================================

赵云澜终于逮到了沈巍。

正在上自习,所有的人都埋在一人高的复习资料里笔下生风,沈巍听到门外皮靴一下一下落地的声音就僵住了,身体叫嚣着让他从后门赶紧跑,可他没动,还诡异地生出了些期待。

赵云澜斜靠在教室门边,轻轻敲了下门框,“不好意思,找一下你们班沈巍。”

教室里开始嗡嗡嗡地讨论起来,沈巍上了高中以来,赵云澜就没到过他的学校了,前几年因为照顾沈巍推了不少事情在特调处其他人身上,现在得了空就赶紧补。家长会都是祝红林静楚恕之郭长城轮着给他开的。

“为啥不让我去?”大庆哼哼唧唧。

“你看着像他弟。...

祝你好梦

不上升真人。


朱一龙x白宇    无差

======================================

一个总目录

==========================================

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我想说的是,很感谢镇魂女孩都这么理智,这是我在之前的rps圈都没有看到过的,这个夏天很幸运能遇到你们,为两位老师更好而努力。但这里是lofter,是【同好】的聚集地,想看的自然会来看,不想看的可以不看,也可以在打了镇魂tag的文章评论区留下对彼此不磕rps的忠告,但我的rps文章没打镇魂tag,没打演员相关tag,【里边也明确指出我理解里他俩之间的爱是不包括性的】也请各位对爱的定义不要太狭义。【针对我个人文章】。

难道你们没有遇到过这样一个同性吗?你希望她好,她开心你就开心,就算你是一个小气的人,你也愿意把最后一口吃的分一半给她,你到哪儿都会想着给她带点什么,看到好玩的东西哪怕是一棵长得稀奇...

朱一龙x白宇rps不会打镇魂相关的tag
如果有宝贝想看的记得点我主页。
我会坚持圈地自萌不上升真主原则
但是在可以操作的范围内
我的博客,我想写啥写啥。

略微为哭泣的自己总结一下。
图源水印,截的屏都截了作者
不妥删。

西湖的水我的泪。
我他妈说好不嗑rps的,我说好的!!!
我朋友说她就像被人把头按进马桶一样被逼着嗑
我明天就来写rps。

加粗:
圈地自萌!!!!!!!
这不是文的预告!!!
我只是发出一声感叹!!!
ok吗宝贝们


关于rps,我主页有一些我的理解

如果想看各位宝贝可以看


我以为我在嗑巍澜。
实际上我也在嗑居北。

变成尖叫鸡。

【巍澜】独占 ( abo 上

ABO,伪父子

沈巍幼化失忆,只是一个普通而强大的alpha罢辽。

姐妹们不要有了面面就忘了巍巍啊!


不知道为啥满脑子都是长庚“义父义父义父义父“

然后就是顾大帅“小崽子我还治不了你了???“

=======================================

一个总目录

===========================================


这段时间龙城的天气都挺好,太阳不大,从地平线上升腾起来的云不停翻滚。 

赵云澜走出特调处,眼睛一下子还不太适应外面的光线,他眯了眯...

苏沐橙说她想那个小出租屋了

苏沐橙个人向

伞修。


沐橙老感觉她这一路走过来,总是自以为得到了很多东西,可事实上也在失去更多的东西。


她很早就学会了把所有能看到的,想到的东西都强记在脑子里,一条一条捋顺,就像分门别类整理还贴个标签一样,把她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收好—这话也没什么问题,毕竟就她小时候生活的那个环境,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也只有她一点点记忆而已。

她和苏沐秋还没记事开始,就生活在城北郊区的一家私人孤儿院里。孤儿院连块正式的牌子都没有,就是一排八间平房,里头摆着大通铺,最边上是厨房和吃饭的地方,连着院长的卧室。周围零零散散住着几户人家,地方荒僻,没办法。剩下来也就只有几棵树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品...

© 白水辞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