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墙头放合集,激情短打放目录

略微为哭泣的自己总结一下。
图源水印,截的屏都截了作者
不妥删。

西湖的水我的泪。
我他妈说好不嗑rps的,我说好的!!!
我朋友说她就像被人把头按进马桶一样被逼着嗑
我明天就来写rps。

加粗:
圈地自萌!!!!!!!
这不是文的预告!!!
我只是发出一声感叹!!!
ok吗宝贝们


关于rps,我主页有一些我的理解

如果想看各位宝贝可以看


我以为我在嗑巍澜。
实际上我也在嗑居北。

变成尖叫鸡。

苏沐橙说她想那个小出租屋了

苏沐橙个人向

伞修。


沐橙老感觉她这一路走过来,总是自以为得到了很多东西,可事实上也在失去更多的东西。


她很早就学会了把所有能看到的,想到的东西都强记在脑子里,一条一条捋顺,就像分门别类整理还贴个标签一样,把她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收好—这话也没什么问题,毕竟就她小时候生活的那个环境,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也只有她一点点记忆而已。

她和苏沐秋还没记事开始,就生活在城北郊区的一家私人孤儿院里。孤儿院连块正式的牌子都没有,就是一排八间平房,里头摆着大通铺,最边上是厨房和吃饭的地方,连着院长的卧室。周围零零散散住着几户人家,地方荒僻,没办法。剩下来也就只有几棵树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品...

面面看看妈妈吧啊啊啊啊啊啊我们c位出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们”
说明了沈巍至少近段时间住在澜澜家。

好生幸福的一家三口啊

只是一个令人心动的点罢辽

24集开头俩人吵架的正确打开方式。

沈巍“.....我不害你”
赵云澜“你不害我,你往死里折腾我”
(事后

看的是剧
心里有原著。👌

w之前没看原著,所以她开始看剧时“我草对视了!我草摸手了!我草这太过分了吧!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行了!”
我开始看剧“一鹅这才对个视,一鹅这才牵个手,太含蓄了吧!原著里都做爱了!”

当然后来我们都变成了放荡不羁的野狗
只会嚎叫

看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多细节不太对劲
比如图一,(源自微博
这双鞋很耐人寻味
再比如图二
澜澜问巍巍大半夜的饿醒了?
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俩睡一块
至少沈巍晚上睡在赵云澜家里
再加上图一的鞋
俩人的关系一目了然。

没错就是好兄弟

补充:
根据我和基友的讨论
赵处家唯一可以睡下的地方
就是我们澜澜的床
还不是个双人大床
基友“辛苦了两个180+的男人,肯定挤死了”
我:“不不不,他们可以抱着睡,或者澜澜在巍巍身上睡👌”

[巍澜]成婚前一天晚上赵云澜收到了一封信

写了一下赵云澜千千万万次轮回中的一次
今儿的心头血让我暴哭

===========================================

人已经走了个七七八八,满堂喧闹都散去。赵云澜斜靠在软榻上,累得给自己弄杯茶润润嗓子都不肯。

今儿是他成婚礼前一天,福晋家的人浩浩荡荡来了一群,把妆奁送到了宫中,他偷摸着瞄了眼,估计皇帝这次为他下了血本,赐的仪币还真不少。

内务府的忙活了一整天,设宴款待,四处都是贺喜的声音。房里的大丫鬟比他激动上好几分,把攒了几年没舍得穿的浣花锦都拿出来了,一大早就催他起床准备着。

赵云澜迷迷糊糊地被一群姑娘摧残,死活不肯试试刚送来的婚衣,说什么这颜色太艳了...

自己的牢骚,大家没什么必要看。

发完牢骚就去写文。


因为一些现实中的特殊原因,我很早就开始关注脆皮鸭文学。2012年,我从一个杂志拍摄花絮的视频开始,成为了一个rps的cp粉。韩圈嘛,营业的很大一部分就是cp,没有什么真假可言,但那时候我才十二岁,我懂什么营业不营业的呢。在我心里,感情就是感情。

第一个三年,我为他们学了很多东西。寄宿学校,没法上网。那时候学校播音站的有播音室的钥匙,可以中午进去准备稿件,也就是,可以上网。所以我整整三年没有睡过午觉。那个时候,我对着电脑一点点自己学韩语,然后去翻译生肉,现在想想真是辛苦了那时候关注我的人了,也不知道翻译错了多少东西。因为我学的...

© 白水辞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