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纲文意识流

【巍澜】普通的一天

想看沈教授和赵处长带孩子。

微楚郭。


时间已经不早了。不知道是清晨的第几缕阳光钻过窗帘缝隙,打在小姑娘的脸上。这小姑娘看起来也就七八岁的样子,脸肉呼呼的,眼睛还没睁开,睫毛先颤了颤,鼻子已经开始嗅着空气里一阵一阵飘过来的的牛奶香。

小姑娘在枕头上蹭了蹭,努力把自己从被窝里扯起来,未果。

沈巍轻轻走进来,俯下身揉了揉她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小姑娘迷迷糊糊好歹是把眼睛睁开了,双手扑腾了一下抱住了沈巍的胳膊,把沈巍往下扯了扯,印上了一个响亮的亲吻。沈巍笑了,把床脚叠好的粉蓝色小裙子拿过来放到枕头边,转身走向厨房,还不忘嘱咐一句“别又睡着了啊,牛奶要凉了。”

沈纶还有些迷糊,使劲揉了揉眼睛...

我果然太天真了。
以为白宇哥哥的表情包是极限没错了
可是世事难料
居老师的野人图后来居上了👌

朱一龙和赵云澜首字母缩写一样👌
这是什么神仙缘分啊????

请大家务必看到最后一张👌
大芳曾经说过
“《镇魂》真的分工明确,朱一龙负责美美美,苏苏苏,白宇负责产出沙雕表情包 ​​​”
(悄咪咪说各位可以去关注大芳她超有趣。

乱七八糟之当我们作为一个脆皮鸭女孩我们在想什么

007

做历年高考真题的时候,成语题有这样几个。

“举案齐眉形容同学友好关系”

“琴瑟和鸣形容兄弟情深。”

008

去年元旦晚会的时候玩疯了,有一男生S抽到选一个人吃pocky,不能短于两厘米。

很多人起哄,让他和绯闻cp的女生玩这个,结果人家邪魅一笑,把我们班害羞腼腆呆萌甚至有点傻的700分大佬—他俩是同桌--从零食桌那边一把捞过来,大佬L还没搞清楚状况,就傻楞楞地站在那里,s就已经塞了一根pocky到他嘴里,然后就凑上去了。

S比L高很多,两个人就像他妈的在舌吻。

关键是俩人都闭眼了。

我也是第一次看见玩pocky game 的时候还他妈得闭眼。

呵,男人。

结果那个...

When you feel confused, fuck.
                                              ...

【昊磊】装成巧舌如簧的漂亮哑巴

觥筹交错的光影,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

吴磊盯着桌上的香槟塔,头顶上米黄色的光泻下来,他调整了一下角度,终于在某一个玻璃杯的边缘看到了某人的影子,漫不经心地嗯嗯两声作为回应。脸上挂着平日里惯有的笑容,明明是少年才独有的灿烂却在他脸上显得毫不违和,“说什么呢,没有的事情。”

身边的人却是又凑近了些,口气明显是开玩笑,“可是有人拍到……”没说完便停了下来,自己忍不住笑起来,“不过你们俩关系真是好,这么多年了,搞得媒体就是不愿意放过你俩,隔两天就要扯着你们出来遛遛看能不能整个头条。”

接近四十岁的男人挑了挑眉头,笑了笑便另找了个话题聊起来了。

 

吴磊也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他面...

乱七八糟之当我们作为一个脆皮鸭女孩我们在想什么

001

语文老师:关于高三的作文,看散文的人思考生命,看新闻的思考国家。

我:那我们这种看同人文的怎么办

K:思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002

有个叫杂粮粥的博主说,追星女孩的成长就是从“啊啊啊啊啊我要嫁个这样的”变成“啊啊啊啊啊我要生个这样的”

但是我们的成长不一样,以前:啊啊啊啊我要嫁给他。现在:啊啊啊啊啊我要他嫁给他。

 

003

W处在一个基本全是直男甚至还有直男癌的理重班

同桌问她:李易峰弯了你支持吗

W:为什么不支持

同桌:???

同桌:那他要是出柜了你哭吗

W:哭啊。

同桌感觉自己扳回一局:那不得了。

W:我他妈等这一天等了...

【伞修】叶修第一次跟苏沐秋回家的时候

叶修就那么毫无戒备心地跟着苏沐秋回了家。

推开门的时候,一阵暖气裹挟着饭菜的香味扑面而来,叶修差点就地坐下来舒服得只知道哼哼。可他毕竟是一个有自制力和教养的人,悄悄深吸了几口气,还是乖乖跟在苏沐秋背后,只是一双眼睛却不安分,四处打量着这个并不大的空间。

他们进的是客厅,旁边半开放式的厨房打着暖黄色的灯,中间就竖了个挺高的架子,上面摆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家具都是老家具,但没一个积了灰。客厅延伸出去三个房间,一个房间的门上什么都没有,另外一个贴了些花花绿绿的东西,中间挂了张海报,叶修一眼瞟过去就看到两个人抱在一起,好像还是俩小伙子。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一大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玩意儿就飞扑过去,一...

【周叶】一个旁观者的自述

我是二十八岁那年遇见叶修的。

以相亲的名义。

那时候他年纪也不算很大,三十出头,若是入选个国家千人计划还能作为最年轻的一批上新闻呢。但他落座时望着我那清淡的一笑,总让我觉得,他已经隔我很远很远了。

他点完单似乎显出一点点迷茫来,我等着他开口,也没想先说话。

 “你…玩荣耀吗?”

我没想到他第一句话会是这个,觉得有点好笑。“听说过,但没玩。”我顿了顿,又补上一句,“但我认识你,你很厉害。”

他听此又笑了一下,我琢磨不透他是什么意思。

漫长的沉默像水一样无边无际地蔓延开。

他在看窗外,我在看他。一些还没来得及细看的关于他的资料突然在我脑海里开始过电影。

伟大,不朽,传奇...

© 白水辞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