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纲文意识流(最近搞朱白山花)

这个夏天将意味深长 下

如果2017之前他们曾相遇。

如果2017是他们第二次被对方吸引。


这是下

====================================

一个总目录

====================================

朱一龙还是给白宇买了顶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帽子。

白宇看起来很高兴,戴上帽子,摇头晃脑问朱一龙好不好看?

朱一龙说好看。

白宇让他等等,然后就跑开了。

结果回来的时候,白宇手里又拿了一顶一样的帽子。

朱一龙哭笑不得,“我不是已经给你买了吗?你怎么又拿一顶?”

“这个是给你买的啊。”白宇望着他笑,伸手把帽子扣到朱一龙的头上,退后一步看看,犹豫着说,“哎呀...好像真的很显头大欸...”

“算了,你还是别戴了。”白宇小声说,慢慢把帽子拿了回来。

朱一龙伸手去拿帽子,白宇却把手背到了后面,望着他一挑眉,朱一龙失笑,然后两手环住了他。

“你戴着没有我戴着好看...”白宇故意凑近,说一个字,就把一口气吐在朱一龙的侧脸上。

朱一龙拿鼻尖蹭了蹭他。“这可是你买给我的,你不能收回去。”

白宇笑眯起眼睛,“那我说你什么时候可以戴,你就什么时候戴好不好?”


他们像一对真正的情侣一样享受着这个假期,尽管他们不熟悉对方除了身体以外的任何部分。

他们在街头交换冰激凌,就算俩人买的一模一样的口味,白宇也总说朱一龙的比他的甜。

被他闹了几次之后,朱一龙都要翻白眼了,但是他又怎么会拒绝小白呢?只好乖乖地把自己手里的冰激凌递给他。结果吃了一会,白宇又要找他换,朱一龙问他你干什么啊。

白宇说哦我知道了,不是你的冰激凌甜,是你比较甜。

他们在海滩上看海。白宇去买了一套小孩子玩沙用的塑料铲子,朱一龙就盘腿坐在沙地上,堆了一个小房子。白宇问他,“这是童话里的城堡吗?”

朱一龙说不是。

白宇问那是什么?“

这是我们的房子。”朱一龙很认真地指着小房子跟他说,“这里是客厅,这里是我们的卧室,这里是厨房...”

白宇打断他“你会做饭吗?”

“...不会。”白宇问他,“那我俩要厨房干什么?”

朱一龙卡了一下,“可是一个家里就应该有厨房。”

想了想又说,“如果你晚上饿了,我可以给你在厨房泡面吃。”

白宇超开心,“好啊!我要加溏心蛋。”

“ ...可是我只会加火腿肠。”

“...那我就吃火腿肠。”

“算了,我可以学怎么煮溏心蛋。”

白宇满意了,盘腿看了一会,伸手拍了一下朱一龙的腿,“你这个卧室太小了。”

“啊?”

白宇一本正经,“我们得买一个超级大的床,还要有一个超级大的衣柜放我们俩的衣服。”

朱一龙失笑,“行,那我们把最大的那个房间做卧室。”

白宇小声嘟囔,“我倒是每天都要偷偷穿你的衣服。”

朱一龙捏了捏白宇的脖子,“好。”

他们在游泳池里接吻。晚上十点多的游泳池除了他们没别人,朱一龙坐在池沿上,水有些凉,他撩起些水拍在身上,然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白宇突然从水下冒出来,用力一拽把他扯进了水里,下一秒,细细密密的亲吻就凑上了朱一龙的嘴唇。

他笑了,伸手捧住小白的头,吻得更深了些。

他们还去参加了这个地方最盛大的节日宴行。四处都是鲜花和笑语,他们在人群中肆无忌惮地接吻,就像其他正在接吻的情侣一样。

“哥哥,买枝花送给你的男朋友吧。”一个穿着白色纱裙的小姑娘望着白宇眨眨眼睛, “你们真好看。”

白宇听了乐颠颠地就去抱了一捧,顺手掏了一棒棒糖给小姑娘。

小姑娘笑得露出缺掉的大门牙,“哥哥,祝你们一直幸福快乐地在一起。”

俩人只是望着小姑娘笑,没说话,也没看对方。


那天晚上他们围坐在篝火边,白宇侧头看着朱一龙,明明暗暗的影子一下一下挠着朱一龙的脸。

“真好看啊。”白宇想,“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真是不舍得离开他呀。”

但朱一龙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伸手把一瓶啤酒递给他,问他,“你想不想跟我去骑摩托车?我找老板借好了他的车。”

白宇有点焦虑地用指甲划着啤酒瓶上的商标,犹豫了很久,轻声跟朱一龙说,“哥哥,我明天就要走了。”

朱一龙像是没听懂,“什么?”

白宇深吸一口气,“...明天晚上我就要走了,我再不回去就赶不上毕业了。”

这时候24岁的朱一龙还没有30岁那样好的表情管理能力,他像是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嘴角不让它撇下来,最后露出了一个很丑的笑。

像是在哭。

“...只可惜我们骑不了摩托车了。”

22岁的白宇眼睛有点红,他挪了挪椅子,紧紧地贴住了朱一龙。

这只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甚至不能算作爱情,他们几乎断绝了跟朋友和家人的一切联系,像是要把剩下几十年的爱意全部在十几天内燃烧殆尽,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但是时间到了,他们就该回到自己原本正常的生活轨道上去了。

意外再美好,也只是个意外,它没有改变任何一个人生活的能力。

他们喉头哽咽,几乎说不出来话,只好抱住对方,完全没有缝隙地抱住对方。像是风雪中挣扎的旅人,只能从同伴身上汲取最后一丝生命的温度。

就像白宇不会告诉朱一龙,他已经拜托导师把约定的时间一拖再拖,今天早上导师终于压着火给自己四年来最喜欢的学生下了最后通牒,朱一龙也不会告诉白宇,他改签了三次航班,差点逼得经纪人跑来找他看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死在了这里。

“...可是我想骑摩托车。”白宇蹭了蹭朱一龙的脸,委屈巴巴地跟他说。

“...那我们明天就去骑摩托车。”朱一龙闻着白宇洗发水的味道,小声说。

不远处有烟花升空。



他们第二天起得很早。

准确来说,他们这一天晚上基本没有睡觉。

屋子里满满都是暧昧的味道,安全.套的包装散了一地。

他们从来没有这么用力地去感受另一个人的身体。

后半夜,俩人都在不停跟对方说“睡吧睡吧,已经太晚了”,又都强撑着困意,忍不住再偷偷看一眼对方的眼睛。

时间已经不早了可我还想再看看你,我还想再看看你可毕竟时间已经不早了。

朱一龙载着白宇,早晨还有些凉的风从他们脸颊边吹过。

他能感觉到透过两层薄薄的衣服,白宇的心跳一下一下打在他的背上。

白宇突然站了起来,风灌得他几乎说不出话来。他紧紧地环住朱一龙的脖子,在他耳边大声喊。“哥--哥--你--不--能--忘--记--我--”

没等朱一龙慢下来回答他,白宇又喊道,“下-次-我-们-再-见-面-的-时-候-你-一-定-要-戴-我-给-你-买-的-帽-子!”

朱一龙急刹车,轮胎在地面上摩擦发出尖利的叫声。

他有些气喘,转过来吻住了白宇的嘴唇。

“...好。”他最后答应他。



后来朱一龙常常想起来24岁那一年遇见的小白。

他几乎觉得那是一场梦,因为这段经历确实和他24年的人生都格格不入。

有时候入了夜,房间里很暗,他靠着落地窗,眼里倒映着万家灯火,他就会想,是不是他其实并没有心血来潮请过假,也没有去过那个小岛,没有遇见过那个一笑就眯眼睛的年轻男人。

他们没有留下照片,没有留下书信,没有留下对方的联系方式。来的时候很突然,走的时候很干净。

除了小白给他买的帽子。

他把它收进了衣柜最深的地方,因为他觉得他们并没有再见面的机会。

很多事情从一开始就知道不会有结局,所以他们也心照不宣地没有尝试拿彼此的人生去赌上一把。

最开始的一年多,朱一龙固执地觉得不去打扰是自己能给小白最后的温柔。

他比自己还小两岁,刚刚大学毕业,很多事情还不懂。

朱一龙有次想过,如果小白那时候开口提了,他应该怎么办?

他一定会紧紧地抓住他,就算小白要走,他也不会让他走,

朱一龙咬了咬下唇。

所以他不敢再去想。

但是突然有一天,他只是朝助理的手机屏幕上不经意地看上一眼,那个弯着眼睛笑的年轻男人就又一次横冲直撞进了他的视线。

“原来我真的很想他”,他后知后觉地想道。

小白的眼睛,小白的胡子,小白的嘴唇,小白的腰线,小白的脚踝。

“我只是去看一眼,我就看一眼。”他跟自己说,然后点开了搜索。

他当然知道了他叫什么名字,他也悄悄看过一些他的作品。

“最后一眼。”他每次都跟自己这么说。

白宇。

他小声念叨着他的名字。

白宇。可惜不能好好地、面对面地喊一次了。

我能吗?

他翻箱倒柜把那顶渔夫帽找出来,上面落了些灰,但和他记忆中白宇戴的一模一样。他轻轻摸了摸帽子,就好像在揉白宇的头。

我能吗?

我能去好好地、正常地跟他见一面吗?

不能。

他肯定会忍不住吻他。




再后来,2017的夏天,距离他们第一次遇见正正好好五年时间。

那天天气也很好,工作人员来来往往忙着,背景里的人声此起彼伏。

化妆间的门被推开。朱一龙深吸一口气,站起来,对上一双他五年来夜夜梦里都出现的眼睛。


“你好,朱一龙。”

“你好,白宇。”



“朱一龙为什么开始戴渔夫帽了?”

他的粉丝有些奇怪。


==================================

预告:林风x章远

评论(20)
热度(455)
© 白水辞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