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纲文意识流(最近搞朱白山花)

拼桌恋人 abo

梗来自日本微电影《拼桌恋人》


别想了虽然它是abo但它没肉

我们走心不走肾好吧

=====================================

我只是来自未来,想鼓励现在处于最低谷的你

 


十月底的秋天。

一个天气不怎么好的星期三。

叶子掉了一地,冷风不停地灌进白宇宽松的卫衣下摆,他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四下里张望一番,打算找个地方坐下来,最好是个暖和的地方。

他逃学了,这个月的第四次。

草草收拾了一下书包,从学校后场一片倒坍了的围墙溜出去,然后随便点一个方向,把手揣在兜里往前走。

没人管他。

准确地说没人敢在这个时候管他。

三个周之前,他分化成了一个Omega。

但他刚刚转入电影学院的预备班。

演艺圈默契地不太接受omega早就是公开的秘密,即使问起原因来,大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就算抑制剂已经能非常有效地帮助Omega安全度过每一个发情期,就算各行各业里Omega都已经人数很多了,但这个圈子始终是不一样的。也许是omega'职业年龄太短,也许是担心omega在拍摄现场出事,也许是大家总对alpha强大的气场迷恋异常。总之娱乐圈里的Omega很少,基本上也集中在歌手和模特这样不用长时间跟组、自由时间非常多的职业中间。

白宇也不知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明明一直到年初,他的体检报告上显示的预测分化方向都是alpha,果到了真正分化的时候,一下子掉了两个档,变成了Omega。

他去问医生为什么,医生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毕竟这种情况太少见,而且在这个第二性别和职业密切关联的社会里,第二性别预测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以避免给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医生犹豫了一下,轻轻摸了摸白宇的头,问他,你的职业方向定了吗。

白宇抬头看他,说不出来是个什么眼神,总之灰沉沉的,然后低声跟他说,演员。

医生顿时皱起了眉头,沉默了好几分钟,才开口道,“我再次为医院跟你道歉...但是....”

白宇打断了医生说的话,“没事的,我可以处理,谢谢。”

但事实上他没办法处理眼下的情况。

父母都劝他放弃艺考,班主任也来找他谈过,第一是娱乐圈对Omega不接纳,第二是不出意外的话,他的同班同学都将是alpha,学习生活都有不方便的地方。

白宇低着头说他会好好考虑,但他一点都不想考虑,所以他跑出了学校。

他走了半个小时,也许更长,绕回家附近,看到每天晚上都会去的餐馆已经点了灯,玻璃上蒙着一层水雾,坐在里面的客人都脱掉了外套。

看起来还不错,白宇推门走了进去。

年轻的店员抱歉地说就餐的客人太多,问他能不能与别人拼桌。

白宇眨巴两下眼睛,说好。

店员望着他笑笑,把他带到角落里的一个双人座,还没拿出菜单,白宇就像豌豆射手一样念出了一串,听得店员一愣一愣,最后忍不住笑出了声。

白宇搓了搓手,感觉冻僵了的身体逐渐回暖,这才开始打量坐在对面的男人。

是个很好看的男人,至少是白宇到目前为止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穿着熨帖的西装,银色的领撑歪都不歪一下,手边放着一件长款的外披。如果忽略眼角那些时间刻下的细纹,说他只有三十岁出头都有人信。

更关键的是,餐馆里人来人往,混杂在一起乱七八糟的信息素几乎让白宇窒息,但是坐下来之后,身边好像只剩下男人身上清爽的淡巴菰味,白宇才喘了一口气。

“你好。”男人放下了手里正在翻阅的餐馆提供的期刊,微微笑着跟他打招呼。

白宇没想到他会主动跟他说话,愣了一愣,也连忙跟男人打招呼。

男人听见他回应,眼睛笑得更弯了些,“饿了吧?”恰好店员来上菜,男人非常自然地帮他把餐具摆放好,筷子用热水烫过了放在他面前。

白宇懵着瞪大眼睛看他,男人似乎终于觉得这样的动作有些令人困惑,把白宇的蛋包饭往他那边推了推,抿了一下嘴唇,跟他说,“我是你的恋人。”

白宇慢慢地把视线从男人的眼睛移到手上,再从手上移到眼睛,表情越来越精彩,最后艰难地开口,“虽然您的确很有魅力,但是您的年纪应该跟我父亲差不多了吧。”

男人忍不住笑出声,“小白,我只比你大两岁。”

白宇警惕地眯起眼睛,“你怎么知道叫我小白?”

“因为我是你的恋人啊。”

“......”

男人愉快地笑出声,“先吃饭吧,你肯定饿了。”

虽然这个人莫名其妙,但是声音确实很好听。白宇咬着筷子盯着男人看,抱着看看他接下来还会怎么样的想法,倒也没再开口。男人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细纹会更加明显,但是...

就像贝加尔湖的涟漪。

白宇莫名其妙地想起了这样一个形容。

人们对好看的人总是会很宽容的,白宇尤为严重,所以在这样的一个简直令人匪夷所思的场景下,他只是咬着一只筷子,然后用另一只筷子扒拉着盘子里的蛋包饭,看着男人招来店员,要了一小瓶辣椒酱,拿小勺拌了一些在饭里。

白宇好奇地问他,“蛋包饭不是一直都配番茄酱吗?”

男人顿了顿动作,“因为你吃饭总喜欢加双倍的番茄酱,我要把番茄酱都留给你。”末了又补充,“快吃饭,别总咬筷子。”

白宇终于挑了挑眉毛,“你怎么知道我吃蛋包饭要双倍的番茄酱?”

“我说过一次了,因为我是你的恋人啊。”

男人说完,这才像是猛然想起什么来一样,颇有些懊恼地皱了皱眉,但很快收住了那一丝情绪,然后从领口拉出来一块玉,“这是你三十岁生日那年送我的玉,这是你们家本来准备给儿媳妇的,对不对?”

白宇瞪大了眼睛,又凑近仔细看了看,呆了,十秒钟之前,他还一直觉得这是场闹剧,或许是场梦也说不定,但是这块玉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他妈妈从他很小的时候就喜欢跟他说,要找个漂亮的媳妇儿,然后把这块玉亲手给人家带上,这就算是把人家锁住了。

他刚刚打过抑制剂,身上的味道还有些收不住,男人看着少年毛茸茸的头顶,忍不住揉了揉鼻子。

“抱歉...我本来打算一开始就给你看的,但是见到你有些太过兴奋,所以忘记了。”男人抿了抿嘴唇,跟他解释。

“啊....没事。”白宇还懵着,觉得整个世界都在合起伙来整他。

男人笑了,下一秒抬手看了看表,抬头跟他说,“时间要到了....记得赶快把饭吃完了回家,小心你身上的味道....总之,下次见。”

白宇一个晃神间,对面的人便不见了,餐馆里还是那么吵吵闹闹,大杂烩一样的信息素猛然朝他涌过来,他只好匆匆扒了几口饭,买了单便离开了餐馆。

 

“我觉得我只是做了一场梦。”白宇盯着自己的鞋面,非常坚定地告诉自己,“所以我要去确认这就是一场梦。”

他再次推开了餐馆的门。

被服务员再次带到相同的位置,看到那个男人坐在那里的时候,白宇说不清楚自己心里到底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提上来一口气。

男人依然穿的是西装,虽然一眼看过去,在这个地方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白宇必须承认,真的很好看。

见白宇来了,男人便朝他笑。

白宇皱皱鼻子,分化以来,他跟老师和父母僵持着不肯转班,也不肯放弃,每天被为了掩自己的味道打双倍抑制剂去上课,结果哪知道抑制剂反应在他身上的副作用就是对alpha信息素敏感,导致他只要在有alpha的地方,都被熏得头昏脑胀。

现在终于舒服一点了。

白宇又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男人看着他,愉快地笑出声。

白宇撇了撇嘴,坐下来,也不跟他客气了,问他,“问你一个问题哦,你...是演员吗?”

男人有点意外白宇没有先问起自己的职业而是问了他,但还是柔声回答,“是啊。”

白宇绷直的脊背终于放松下来,“啊...真好,我果然没放弃。”

男人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白宇笑弯了眼睛跟他解释,“我刚才想了,如果你说你是演员或者总裁,我都能确定自己肯定做了演员。”

男人愣了愣,然后和他一起笑了起来,又问他,“为什么歌手或者导演或者别的职业不行?”

白宇不假思索地答道,“因为长得这么好看,肯定会去做演员啊!至于总裁么.......”

男人知道白宇笑嘻嘻地在想什么,摇摇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也可以做总裁包养你的。”

白宇瞪大了眼睛,“真的啊?我们以后这么有钱吗?”

末了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开关,连着问了一长串问题。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大学还是之后拍戏?”

“我们什么时候买房子的?养的是狗还是猫?”

“......”

问完又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叹了口气,“要不还是算了吧,你说了,我以后还怎么惊喜呢。”

“不过...我有一个问题。”白宇挠了挠头发,像是难以启齿,但最后憋了半天还是问出来了,“那个....我们以后...孩子的事情....”

还没说完自己就害羞得跟个番茄一样低下了头,然后自暴自弃地说,“你应该知道我分化之前的预测性别一直是alpha,我真的没法想象生孩子....这种事情,而且非常影响我的工作,我不敢想象....”

男人微微把头别开,低声笑起来,看着白宇渐渐恼羞成怒,才开口,“我们会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儿,但是你一直没有放弃过自己的工作,圈内的人都非常尊敬你,你将会成为最伟大的演员之一。”

这句话实在来得信息量太大,白宇一时间不知道先说女儿的事情好,还是先说工作的事情好,啊哦了半天。男人见他实在没办法做出决定先放弃哪个问题,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白宇的头,“女儿的事情....我们以后还是一起经历吧,我不想你比我早知道这份上天的礼物十多年。”

“而且...我觉得你目前还不太能接受这个事情。”

白宇笑起来。

店员帮他们摆好了饭菜,白宇索性任由男人帮他摆餐具,然后抢过男人手里的辣椒酱,学着他的样子拌了一些在饭里。

白宇像个仓鼠一样咀嚼着嘴里的东西,抬头跟男人说,“我觉得....好像还不错?我以后会不会陪你这么吃蛋包饭?”

男人错愕,随即伸手抹掉白宇嘴角的红油,感叹般说道,”你总是这么让人喜欢,无论是谁,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为你疯狂。“

白宇依然低着头扒饭,今天中午就头晕没吃好,现在也的确是饿了,连头都没抬,含糊不清地回答道,”世界上那么多人,也只有你陪现在的我吃蛋包饭啊。所以什么世人都是假的,对于我来说,世人不就是你吗“

男人愣在座位上久久没有回答。

白宇吃着吃着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抬头一看,男人眼睛里涌动的情绪几乎把他吓到了,空气中的信息素都连带着浓了起来,白宇赶紧转换话题。

“...娱乐圈不是不接受Omega吗?我难道隐藏了性别?但我觉得我做不出来那样的事情啊”

男人终于回过神来,”...你确实没有隐藏性别,不过这的确给你带来了很多麻烦...“

”你肯定帮我解决了不少。“白宇斩钉截铁地说。

“是的。”男人笑起来,”不过你自己解决的更多。“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颁奖典礼上,有人质疑你是因为Omega这个身份才能占据更大的优势,在一众alpha中脱颖而出,你拿着话筒直接跟他说,’如果我是赛里福斯人,我固然不会成名,但是,要让你是雅典人,你也成不了名‘。“

”啊...好帅!“白宇忍不住感叹。

”只可惜那个肚子里什么墨水都没有的记者没听懂,等他回去知道了这句话的意思,差点被气疯了。“男人想到这里也笑了。

”你是我的骄傲。“男人说出这句话,像一声长长的叹息。

白宇从未如此清晰地感觉到这个男人一定是他未来的恋人,而他也一定会深深地、疯狂地爱上他,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来源于何处,也许第一眼见到男人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这样想的了。

白宇的鼻子有些发酸,低下头去扒饭,却因为几乎哽咽而根本没办法吞咽东西。

男人看着他,眼神柔和得像月光下的海。

“所以...你为什么要来见我?”白宇闷闷地问他。

“其实我一直就想来看看刚分化的时候,你是不是会很无助,虽然我不能久留,但是我至少能给你一些信心和鼓励,直到上个月,这项技术才勉强完善。”男人轻声跟他说,“二十多年后的你也想来看看,但是我们还做不到让不同时间段的你相见。”

白宇吸吸鼻子,有点犹豫地跟他说,“那么...可以拥抱一下吗?”

男人有些惊讶,但很快站了起来,白宇像个受了很大委屈的小孩,扑过去把脸深深地埋在男人怀里,然后抬头,“你一定要等我,等我来见你。”

男人感受着少年的体温,笑了,“十八岁的我正在等你。”

 

直到最后白宇也没有询问男人的名字,他隐约知道他终将忘记大多数的细节,包括男人的样子。

他跟学校和父母反复沟通,最后留在了他所梦想的这条道路上。

姐姐摸着他的头发,叹口气问他,“你要是以后没能走下去该怎么办好?”

“肯定不会啊。”白宇笑嘻嘻地说,“肯定。”

他就这样安安分分学习、拍戏,虽然一直不算特别红,但是也算是发展一点点变好,然后拒绝掉每一个被他的魅力所吸引的alpha。

同学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白宇说因为我在等人。

等谁?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见到他的时候,我就会认出他来。

 

2017年,意味着他已经靠着抑制剂度过了第十一个年头。

新戏他进组比搭档要早,中午温度已经有些高了,导演便让他和匆匆刚到片场的搭档去吃午饭。

“龙哥是吧?”白宇看着他的新搭档,莫名觉得有些心悸。

他们进了一家简陋的餐厅,白宇坐下,招手请店员再拿一份番茄酱过来,朱一龙按着他的手腕,把自己的那一份递给他,然后打开一边的辣酱,拌进蛋包饭里。

白宇瞪大了眼睛。

从未感受过的身体的渴望一瞬间尽数苏醒,白宇看着对面安安静静坐着的好看男人,竟然有些眩晕。

他站起来,绕过并不大的桌子,扑进了朱一龙的怀里。

白宇感觉朱一龙有一瞬间的呆愣,但还是伸手,轻轻覆在了他的背上。

“等会怎么跟他道个歉呢。”白宇嗅着朱一龙身上的淡巴菰味,脸埋在衣服里,有点懊恼自己不过脑子的举动。

 

朱一龙把嘴唇贴在白宇柔软的头发上,露出了一个意料之中的笑容。

 

“晚上有空吗?”他问道。


==============================




希望大家不要这样,而是都夸我。

评论(77)
热度(682)
© 白水辞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