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纲文意识流(最近搞朱白山花)

【巍澜】普通的一天

想看沈教授和赵处长带孩子。

微楚郭。


时间已经不早了。不知道是清晨的第几缕阳光钻过窗帘缝隙,打在小姑娘的脸上。这小姑娘看起来也就七八岁的样子,脸肉呼呼的,眼睛还没睁开,睫毛先颤了颤,鼻子已经开始嗅着空气里一阵一阵飘过来的的牛奶香。

小姑娘在枕头上蹭了蹭,努力把自己从被窝里扯起来,未果。

沈巍轻轻走进来,俯下身揉了揉她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小姑娘迷迷糊糊好歹是把眼睛睁开了,双手扑腾了一下抱住了沈巍的胳膊,把沈巍往下扯了扯,印上了一个响亮的亲吻。沈巍笑了,把床脚叠好的粉蓝色小裙子拿过来放到枕头边,转身走向厨房,还不忘嘱咐一句“别又睡着了啊,牛奶要凉了。”

沈纶还有些迷糊,使劲揉了揉眼睛,这才清醒了一点,胡乱讨好裙子跳下床,踩着小兔子棉拖鞋吧唧吧唧去洗脸刷牙,然后奔向主卧,经过厨房的时候沈巍转头看了她一眼,问她鞋子是不是有点厚了,沈纶站住想了一会,告诉沈巍说好像有一点,然后又跑了,还大声跟沈巍交代一句,“我去叫爸爸起床!”沈巍手中的动作顿了顿,没过几秒就听见主卧那边传来砰地一声,紧接着就是赵云澜杀猪一样的嚎叫。沈巍失笑,他知道这丫头肯定又跳到赵云澜身上去了—沈纶跟他说只有这样爸爸才会乖乖起床。

沈纶得意洋洋地走出卧室,无视了身后赵云澜无奈的念叨,“小祖宗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跟大庆的体重是一个数量级啊。”她也不相信自己真的有大庆那样重,因为沈巍告诉她她是很漂亮的小姑娘,漂亮的小姑娘是不会胖的。沈纶费力地爬上对她来说还有些高的椅子,把脸搁到桌子上,一口一口超级认真的慢慢嚼着面包。

等她差不都吃完了,赵云澜才顶着一头跟沈纶刚醒时差不多的乱毛,睡眼朦胧地走过来,弯腰捧着沈纶的脸,俩人额头顶额头蹭一下就算是早上打过招呼了。赵云澜打了个哈欠,像是没骨头一样从背后缠到沈巍身上。“别做早饭了,吃你就够了。”

沈巍顿时从耳后开始泛红,一直红到头发丝儿,用胳膊肘顶了一下不分场合耍流氓的赵处长,“纶纶还在。”

赵云澜虚咪着眼睛砖头看沈纶,沈纶嘿嘿嘿地笑了,伸出手比了一个ok的手势,匆匆忙忙干掉最后一口牛奶,从椅子上跳下来跑了。

“你看,这不就不在了吗。”赵云澜头搁沈巍肩膀上,偏头坏笑着看他。

沈巍:“……”

等沈巍收拾完东西,走进客厅的时候,就看到一大一小在沙发上瘫着玩木头人,俩人都在努力做鬼脸让对方笑出来。可到底是赵云澜道行深,沈纶没过两分钟就咯咯得笑出了声,沈巍摇了摇头,也笑了。

沈纶背起自己的小书包,被赵云澜牵着,乖巧地跟沈巍道别。今天本来大学放假,但沈巍临时有点事情要处理,这时候还得赶到学校去一趟。

“爹地再见!下午记得来接我和爸爸!”沈纶一边走一边回头,伸长脖子一遍一遍提醒沈巍不要忘了来接他们,她这一来沈巍也不敢走了,提着公文包站在原地,一直目送着俩人上车走远才自己出发。

赵云澜好不容易把小姑娘扯着拉到大学路四号门口,没等自己进去,沈纶挣脱开赵云澜的手,“咪咪!!!!!!!!”

大庆昨天不知道去了什么鬼地方一趟,回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一两点,没敢跑回他不靠谱的主子家里去,他倒不是怕赵云澜,就是心里还是有点怵沈巍,就跟沈纶一样,两边都亲,但没有道理地会在沈巍面前乖一些,就比如沈纶从来不敢在沈巍睡觉的时候跳到他身上,大庆虽然很喜欢沈巍,但也不敢跳起来跟沈巍对骂,骂不赢就坐沈巍脸上。赵云澜曾经歪在沙发上,左边抱着沈纶,右边靠着大庆,脸上笑得褶子都出来了,嘴里却还在吐槽说“死胖子想什么呢,你哪有我闺女可爱啊”。

大庆暴起,一屁股坐到了赵云澜脸上,还一通乱蹭。

所以大庆只好咬牙放弃了豪华版秋千猫窝,在特别调查处的沙发上将就了一下。这会大庆还没醒,迷迷糊糊就听见有人在大喊咪咪,他本能的用猫爪把脑袋环住想继续睡,然后就感觉到一双胖乎乎的小手从他的肚子下面伸过去整个把他抱住,大庆睁眼,对上一双笑弯了的小鹿眼。

大庆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睡下去了,抬头蹭了下小姑娘的脸,爬起来伸了个懒腰。赵云澜之前警告过他不准变成人,不然就沈纶对大庆那个黏糊劲儿,他要么被赵云澜打死,要么被沈巍打死,要么进局子抓起来。大庆深信他操蛋的主人干得出来这种事情,自己先发誓在沈纶面前绝对不变人。

沈纶跟特别调查处的人都亲热,毕竟都是看着她长大的,从毛绒绒热乎乎的大庆身上爬起来,十分乖巧地挨个打招呼。

祝红跟她四叔磨叽了一段时间,终于还是又跑回来了。沈纶嘴甜,得着祝红和汪徵就姐姐姐姐叫,叫得两人心都化了,楚恕之从俩人身边路过,斜眼说道,“不知道你们在高兴什么,沈纶这么一叫生生把你俩降了一辈,那什么,赵云澜和沈巍再次喜提两个女儿?”祝红翻了个白眼,顶回去,“总比纶纶叫小郭哥哥,叫你叔叔好,你们这都差了一辈了,那叫什么,不伦恋?您老可真时髦。”楚恕之怒,甚至有点想动手,郭长城见状立马从一边跑过来把他家楚哥拉走了。

林静捻了串佛珠,晃晃悠悠过来,问,“那要是以后他俩有了,孩子叫啥名儿啊。”

众人顿时来了兴趣,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小郭在一边越听越脸红,头上都快冒烟了,赵云澜懒洋洋地摆了摆手,“别讨论些没用的东西了,你们让他们俩怎么有,小郭现在应该还没有这功能吧。”

祝红揉了揉沈纶的脸,朝赵处翻了个白眼,“还能怎么来,沈纶怎么来的就怎么来。”

空气突然静止了一般,一秒之后所有人又恢复如常开始插诨打科嬉笑玩闹。沈纶悄悄地松了口气,绷直的背放松下来,重新倒回了大庆怀里。

这就是不能再普通的一天,没有案子,没有乱七八糟要处理的事情,汪徵和桑赞靠在角落里在讲悄悄话,祝红蜷在老板椅里抱着笔记本不知道在看什么有伤风化的色情文学—自从赵云澜和沈巍搞到一起去之后她就迷恋上了这个,每次看到沈巍来接赵云澜就不由自主地念叨“干死他干死他”,还跑到小郭那里去问他楚恕之厉不厉害,小郭满头雾水,不知道祝红想表达什么,结结巴巴说厉害啊,然后看着祝红带着满足又诡异的笑容飘飘然离开。每到这个时候林静就会叹息,“阿弥陀佛,这个基佬窝真的没有我的容身之处啊。”

沈纶趴在大庆身上,用崇拜的小眼神看着赵云澜,听赵云澜坐没坐相地讲自己当年的丰功伟绩,“…当时你爹吓得一个踉跄,转头就往我怀里一扑…我稳稳地接住了你爹…”

大庆都看不得赵云澜那副山中没老虎猴子称霸王的样子了,拱了拱小姑娘,凉凉地说,“是啊,但我就是想知道,之后知道了沈教授就是斩魂使,捶胸顿足说自己丢死人的是哪位?”

赵云澜大怒,“你个死胖子,今儿你别回家。”

大庆摇头晃脑,贴在沈纶身上,“你说了不算,纶纶想要我回去你还能咋地?”

沈纶听得咯咯笑。

时间就是这么被消磨掉的,但沈纶一直都很开心,没有露出一点点不耐烦的样子。等到沈巍处理完事情,,过来接他们的时候,沈纶脸都笑得有点发僵了,她从大庆身上蹦下,一个助跑扑过去,沈巍很配合地接住了她,单手抱着她跟众人打招呼。大庆磨磨蹭蹭也跟过去,也不说话,就在沈巍脚下转悠。

沈纶扯了扯沈巍的衣领,“爹地,咪咪也想让你抱!”

沈巍有些愣,但很快反应过来,笑了,另一只手也一把把大庆捞起来,大庆翻了个白眼试图想争辩什么,但还是什么都没说,乖乖靠在他主人的男人的胸前,还不忘给赵云澜送去一个挑衅的眼神。

赵云澜气急,“你个吃里扒外的死胖子。‘

大庆:“略略略你男人在抱我。“

最后沈巍就这么一手抱一个回家了,赵云澜提着沈巍的公文包和给沈纶买的新拖鞋跟在旁边,觉得现在的状况有损自己曾经作为一个纯1的尊严,试图想挽回一下。

他想想觉得自己并不愿意抱着像头猪一样的大庆走回家,可手还没伸到沈纶前边,沈纶就非常体贴地说“爸爸不用了,你今天累着了,让爹地抱我。“大庆哼哼一声,”吹了那么多牛逼可不是累死了吗。“

赵云澜恨不得一巴掌把大庆从立体的拍成平面的,大庆看他一眼,往沈巍怀里又钻了钻,十分警惕地说“你要干嘛?我不要你抱。“

赵云澜快疯了,“我也不想抱你!“顿了顿还是心疼沈巍,这走回去一手一个秤砣,回家不得胳膊疼死,”你他娘的不会自己走啊?“

大庆又哼哼,“不会。“

“略略略。“

过了一会又抬头,“我想吃干煸小黄鱼。“

赵云澜实在忍不住了,“老子今天先把你干煸了再说。“

沈巍和沈纶看着一人一猫直笑。

晚上吃饱喝足了,赵云澜斜靠在沈巍身上,脖子都没了,沈巍怀里圈一个赵云澜,还得圈一个沈纶,大庆到底还是不敢坐沈巍脸上,趴在他的秋千猫窝里,一边状似心酸地把自己荡起来,一边打呼噜。

“纶纶是不是该去睡觉了?“大庆晃累了,拱起来打了个哈欠,沈纶腾地一下直起身子来,但还没来得及开口,沈巍就把她又圈紧了些,”明天纶纶没课,今天晚点睡不要紧。“赵云澜翻过去逗小姑娘玩,丝毫没有搭理大庆的意思,大庆翻了个白眼,用尾巴圈住自己的猫脑袋,睡了。

沈纶穿着小睡裙挨个亲过沈巍和赵云澜,最后又亲了一口大庆,乖巧道晚安,然后上床睡觉了。沈巍调暗了房间里的小夜灯,和赵云澜靠在门框上看了沈纶一会,小心翼翼带上了房门。

过了一个小时,也许是两个小时,沈纶睁开了眼睛,蹑手蹑脚下床,一步一步挪向沈巍和赵云澜的房间。然而主卧不是木地板,沈纶在地上踩了一脚,新的兔子拖鞋发出响亮的吧唧一声,沈纶吓得把鞋子踢了几米远,好半天才缓过来,索性把另一只鞋子也脱了,光脚踩在地板上,

主卧里没开灯,沈纶松了一口气,她站到床边,就着窗帘缝隙透过来的一点点月光仔细地看着俩人的睡颜。从发尾,到眼睛,到鼻子,到嘴,在心里一遍一遍描摹,站到脚都麻了,瘪了瘪嘴,准备出去,想想又折回来,想最后亲亲爸爸和爹地。嘟着嘴还没凑到赵云澜脸前去,赵云澜突然睁开了眼睛,一把抱住沈纶,同时沈巍也坐了起来,打开了灯。

沈纶:“…….”

赵云澜使劲揉了揉怀里毛绒绒的小脑袋,“说吧,怎么回事。”

沈纶还想最后再挣扎一下,哼哼唧唧“爸爸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赵云澜把小姑娘的脸捧起来,看着她有点惊慌而滴溜溜转不停的大眼睛,咬着牙说”你能把大庆他们糊住就不错了,你还想糊住我们?你是我们闺女!“沈巍也坐了过来,”看起来,我应该教得不错,这么大范围地在整个特调处插入记忆,还自己营造了一个完整的故事环境,前后连贯,脉络清晰,“沈巍先笑了,也伸手过去揉了揉沈纶的脑袋,赵云澜见她还懵着在,”你爹夸你呢。“

沈纶这才反应过来,顿时感觉很挫败,“你们看出来了啊。“

沈巍俯身看着她,“你的本事是我们教的,还能看不出来?“

“…我是实在想看看爸爸和爹地以前的样子,就….就动用了一点点爸爸的能力,然后到这个时间段来看看你们。“沈纶横躺在俩人的腿上,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我还费了好大的力气,设计了有我存在的所有人的记忆,然后强行插入,但是还是有地方没弄完整….“沈纶突然眼睛瞪大,指着赵云澜说”我还在想我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祝红姐姐说到我是怎么来的那时候,我能在一秒之内控制那么多人的反应,是不是爸爸在帮我?“

沈纶意料之中地看见赵云澜一摊手,得意地点了点头。

“…果然还是爸爸厉害。“沈纶讨好地蹭了蹭赵云澜的胳膊,”…爹地不让我过来太久,说是怕造成时间线的紊乱,我只有一天的时间,“

沈巍皱着眉头打断她,”不对,我应该根本不会让你一个人过来。“

沈纶脸腾的一下红了,像蚊子哼哼一样说“我给爸爸唱了一首可爱颂,爸爸又去给你唱了一遍可爱颂,你就答应了。“

俩人都愣了,然后赵云澜开始狂笑,疯狂地拍打沈巍的腿。

沈巍:“……原来以后的我这么没有原则吗。“

“欸我还是不明白,你们怎么能确定,我就一定是我呢?“沈纶趴在俩人身上,纠结地问他们,“万一是哪个人来骗你们的怎么办。”

沈巍笑了,“因为我们想象过,如果有一个女儿,她会是什么样子。”

“就是你的样子。”

沈纶愣了一下,然后眼泪就开始打转了,她狠狠地抹了一把眼睛,身上开始蔓延出柔和的白光。

“你们一定要等我,我会来的。”她奶声奶气地说。

一切恢复了平静。

赵云澜没说话,保持着沈纶靠在怀里的姿势不动,沈巍走到墙角,捡起沈纶的兔子拖鞋—这是沈巍在这个时间线里给她买的,所以没有随着沈纶离开而消失。赵云澜轻轻叹了一口气,站起来抱住了沈巍。


唉港真,今天的剧情什么鬼啊!!!!!!!!

评论(11)
热度(384)
© 白水辞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