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纲文意识流(最近搞朱白山花)

【巍澜】独占(abo 下

小宝贝们多评论多点心好吗!

给我点爆肝的理由

又解屏了,两条都有大家的评论,我就不删了,大家看哪个都行,两条一样的。

一个总目录

=========================================

赵云澜约了两周之后的手术。

恰好又是上次的医生坐诊,见赵云澜来预约手术,惊了。她在这个科室干了这么多年,真正切除了腺体的没几例,现在不由得有点惊奇。她儿子同样是个Omega警.察,但是干的是文书工作,心里不由得对赵云澜升起一点心疼。于公于私,她还想在劝劝这个干着这个行业的小年轻。

“你真的想好了吗?”医生把责任书递过去,但没松手。

赵云澜翘个二郎腿,含混地答了一声嗯,把责任书一扯,没扯过来,抬头探究地看了医生一眼,然后伸长胳膊,就着这个高度就想签字。

医生心里叹了口气,直接把手收了回来,“你真的要想清楚,你这个职业经不起这样的折腾。“

赵云澜摸出一支烟,咬着没说话。

“为什么不肯做最终标记?“医生轻声问他。

赵云澜抬头,十指交叉放到桌上,前倾着看向医生,“谢谢您关心,但是这个最终标记,我真的做不了。“

 

赵云澜回到家里的时候,大庆正把脸埋在盆里呼噜呼噜喝牛奶,见赵云澜回来了,嘴都没擦一下,往后退了两步助跑,一个飞扑到了赵云澜身上。

“你个死胖子蹭了我一身牛奶。“赵云澜嫌弃死了,提遛着大庆的后颈把它丢出去,大庆张牙舞爪,”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我的小香肠呢!!!“

“我去签了手术。“赵云澜转身到玄关把买的东西提了过来。

大庆看着赵云澜这副没所谓的样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过去蹭了蹭赵云澜的裤腿。

赵云澜敏锐地低头看了一眼大庆,“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大庆气,毛都炸开了,“我好不容易给你撒个娇你还嫌弃我???“

赵云澜啧了一声,“你是不是去找沈巍了?”

大庆整只猫僵了。

“你别想着瞒我,你连神智都没开的时候我就把你养着在,还不知道你?”赵云澜绕过去,瘫在了沙发上。

“你去找他干嘛?”赵云澜看了他一眼,“你最好不要告诉我你跟他说了这个事。”

大庆翻了个白眼,“我没说。说了能改变什么吗。”

赵云澜想想也是,他儿子性子慢,平时赵云澜说什么话都没有反驳的时候,乖得很,大庆又不是不知道,赵云澜想着盘算了一遍,觉得问题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松一口气,呼噜了一把大庆的毛。

大庆蹭蹭赵云澜的手心,“你不是明儿过生日吗?我给沈巍打电话没打通,觉得还是得我们三个吃顿饭,就去找了他一趟。”

赵云澜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的确要过生日了,“正好,过完生日你把沈巍弄回学校,编个理由糊弄住他,让他这两个月先不要回来。”

“死胖子,我再跟你说一遍啊,这个事情,千万千万,不能告诉沈巍。”

 

沈巍请了整整两周的假,一般来说完成不可摘除的标记需要七到八天,但赵云澜常年有信息素紊乱的问题,可能需要的时间远远多于一周,他不敢冒险,只能掐着班主任对他的最大容忍程度报了两周假期。班主任知道他家里一家子刑警,对他也算宽容,很体贴地没多问什么,叮嘱了几句,毕竟是高三了,让他注意把掉的功课补起来就准假了。

他去咨询了专业的医生,查阅了很多信息素依赖症的相关资料。得知在这种病症影响下,Omega不需要药物作用,只要相应alpha合适的信息素和爱抚就能直接进入发情期,沈巍倒是省了不少麻烦,只买了一些情趣用的催情药物。和大量补充糖分和盐分的口服溶液,挑了一副内侧有软垫保护的手铐,问了特调处赵云澜的下班时间,提前三个小时回家布置房间。

赵云澜跨入家门就看见没拆封的红酒和蛋糕。有点诧异地问沈巍,“你没做饭?”

沈巍答非所问,“大庆说他有点事,晚点回来。”走过去帮他把外套挂好,盯着他又问他,“你受伤了?”

赵云澜毫不在意地低头看了一眼,“没,这不是我的血。”说完拍了拍沈巍的头,“正好,我先去洗个澡换个衣服,你可以先做饭。”

赵云澜随便捞起一件浴袍,往洗漱间走去,一边走一边嘟嘟囔囔问沈巍,“你今儿点了香薰吗,这味道有点奇怪。”

沈巍望着他抿嘴笑了笑。

点♥我♥用♥图♥片♥看♥性♥感♥赵♥处♥在♥线♥被♥操

点♥我♥用♥石♥墨♥看♥性♥感♥小♥巍♥在♥线♥黑♥化

点♥我♥用♥微♥博♥看♥小♥狼♥崽♥咬♥人

小后续1

俩人的发情期持续了整整十天。

大庆每天也不敢敲他们的房门,只好从窗户溜进去,隔一段时间把热好的饭菜用盒子装好了放在门口,顺便帮他俩把洗衣机里的床单拿出来晾好。全程他都得捏着鼻子,就算他是猫都被这味儿熏得头昏脑胀。

赵云澜就这么莫名其妙消失了,跟特调处也没交代一声。大庆结结巴巴跟特调处的人糊弄了半天,祝红把大庆提遛起来,咬牙切齿地问他。

“赵云澜是不是出事儿了?”

大庆啊喔哦半天,不知道怎么说。

郭长城都快哭了,赵云澜从来不会一走这么多天连点音信都没有,现在大庆都愁眉苦脸不知道怎么跟他们交代,肯定伤得很严重,说不定还毁容了,不然怎么都不让他们去看呢。

楚恕之瞟了一眼郭长城皱的跟包子一样的脸,弯下腰跟猫对视。

“你说不说?”

大庆权衡了一下,在赵云澜和自己的生命安危之间迅速做出了抉择。

“赵云澜发情期!!!!!”

所有人愣了。

“什…什么???”郭长城傻了,“赵处不是beta吗???”

大庆终于被祝红放到了地面上,毛都炸开了,狂吼,“赵云澜他娘的敢说自己是Omega吗????”

“哦….”众人沉默。

“等等,那赵处的alpha…是谁???”郭长城反应过来,弱弱地开口问。

“额…这个嘛…”大庆僵住了,有点心虚地抱住了尾巴,安慰自己,反正以后赵云澜身上的标记是个人都看得见,说不说大家都是要知道的,但是标记是谁的这个问题,他来宣布就不太好了是吧。

这么一想大庆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很有道理,底气十足,仰着头扫视了特调处众人一圈,然后昂首阔步地走了。

“我想炖猫肉。”祝红恶狠狠地说。

郭长城抖了一下,扯住了楚恕之的衣角。

 

小后续2

医生抱着一杯茶,飞快地翻阅着厚厚一叠病例。

“您好。”有人敲了敲敞开的门,“请问是吴医生吗?”

医生抬头,一个穿着长风衣的年轻男人站在门口,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

“嗯,你有什么事吗?”

“我来取消这周六的腺体切除手术预约,预约人的名字叫赵云澜。”年轻男人自然地走过来坐在了办公桌前,递给医生相关资料。

“你是他的…”医生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迟疑着问他。

男人笑了笑,“我是他的alpha。”

医生也没多说什么,抽出年轻人的身份证,准备开始登记,瞟了一眼出生年月日却又抬头问他,“等等,你未成年???”

年轻人有点不好意思地抿出一个笑容,“不,我上个月刚满十八岁。”

医生暗暗在心里嗷哟一声,怪不得赵云澜不肯接受标记,敢情是怕猥亵未成年犯法啊。

没想到啊没想到,赵处长看着人模人样的,居然诱拐未成年。

夭寿了。

====================================

明天巍巍吐血了!激动。

评论(31)
热度(702)
© 白水辞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