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纲文意识流(最近搞朱白山花)

【巍澜】盲目的爱情(校园)01


所以写篇校园让未成年赵云澜狠命撩沈老师

沈老师被他撩得眼睛发红却不能做什么(也不一定

====================================

一个总目录

=====================================

爱情都是盲目的,尤其是小孩子的爱情,如果眼睛擦得雪亮,算计得那么清楚,又有什么乐趣可言呢?                      --顾抒《夜色玛奇莲》

 

赵云澜烦躁地随便抽了一张卷子,折了两下,一只手扯开自己的领口,另一只手拿着卷子一通狂扇。

学校为了新晋高三安心备考,把整个年级调到了最高的两层,安静倒是安静,可四面受光跟烤铁板烧一样,还蚊子多。教室里的空调都工作了好几个年头,这会儿慢悠悠地吐着风,反正空调自己又不热。

赵云澜转过去低声跟手里握着空调遥控器的后桌咬牙切齿,“你再开健康模式,我就要揍你了。”

后桌使劲把他搁在桌子上的手肘一推,示意他把头转过去。

一个男人拿着薄薄的一叠花名册走了进来。

那是个身形修长的男人 ,盛夏的天气里也穿着整整齐齐的长袖白衬衫和熨帖的西裤,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的眼睛,看起来斯文又干净。

“我是你们接下来这一年的语文老师,沈巍。”

好看的人到哪儿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好看的老师更是如此。沈巍不过才讲了一句话,底下的人眼睛已经全直了。

“我对语文重新充满了激情,”

赵云澜瞟了一眼隔了一条走廊的黑框,毫不留情地说,“您省省吧姑奶奶,想想您高二这一年,语文上过100分吗?”

黑框翻了他一个白眼。

沈巍简要地讲了讲他对这个班了解的情况和教学计划,可大多数人都没听进去,盯着沈老师从头看到脚,眼睛里全是星星。

“…差不多就是这样,你们班之前的语文课代表是谁?站起来我认识一下”

众人哄笑,赵云澜周围的人都转向他示意他赶紧的站起来。 

赵云澜也翻了个白眼儿,班上有四个语文科代表,其他三个都是货真价实语文成绩好的,他纯粹是帮忙平时搬资料用来凑数的。

沈巍并没有低头看座位表,眼睛里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复杂感情,让人还没来得及看清就不见了。

“…赵云澜。”沈巍似乎有些艰难地念出了这个名字。“…好的我知道了,同学你可以坐下了。”

他的视线扫过赵云澜刚刚扇风而扯得大开的领口,少年略微汗湿的刘海粘在额头上,眼睛亮晶晶的,正望着他笑。

“等等,沈老师,我有个问题,您不热吗?”

底下都笑起来,也闹着问对呀对呀老师你不热吗。

沈巍愣了一秒,嘴角忍不住上扬勾起一个笑,“谢谢同学们关心,”

赵云澜望着他顽皮地做了个wink,坐了下来。

沈巍一时间觉得喘不上来气,但他很快压下了自己的异样情绪,带着模式化的微笑向门外等候的新任数学老师点头示意,然后快步走出了教室。

直到在办公室坐下,沈巍才感觉压在胸口的千斤石被移开。他是实在太想念赵云澜,所以才接受了这所高中的任教邀请,想趁着赵云澜年纪还不大,能在这一世多看看他,但没想到一来就正好调到赵云澜的班上当语文老师。几天前他收到班级花名册,赵云澜的名字就大大咧咧地横在第一个,让他想看不到都难。

天知道他做了多久的心理工作才走进的教室。

但赵云澜就是天生来折磨他的,他一走进教室,就看见赵云澜使劲扯着领口,漂亮的锁骨全都暴露在燥热的空气里。

连带着他都感觉自己有些发烫了。

 

跟六个老师都打过照面,混了个眼熟,班主任又是个有点啰嗦的小老头,等事情差不多结束,已经快要打铃了。

赵云澜这个班是个理重,基本都是靠天赋把语文分数吊着一口气,然后把语文常年排在六科最后。上个语文老师就是被气走的,说再教一年就得夭寿了。

同桌怼了怼赵云澜,“沈巍看起来脾气挺好的啊。”

“那可不一定,”赵云澜眼瞧着差一两分钟下课了,眼皮都没抬敷衍了一下同桌,飞快地捞起书包就跑了,“哥哥先溜了。”

他心里惦记着大庆,这会说话的大肥猫几年前遇到他就死活赖着不走了,虽然脾气臭又嘴贱,也没什么用处,但赵云澜就是挺喜欢他的。学校一般不准宠物进,大庆就蹲在校门口的矮柱子等他,赵云澜有几次出校晚了,大庆就忍无可忍,在疯狂撸他的小姑娘手上挠了两道口子,还好人家脾气好,赵云澜匆匆忙忙过来道了歉就让他走了。

从此赵云澜再也不敢下课耽搁,还得提前几分钟去找这位主子。班上开始老起哄,以为赵云澜有小女友了,结果一大群人偷偷摸摸跟着他出校门,然后跟抱着一团毛球的赵云澜对上了眼神。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赵云澜跑到校门口,脖颈的汗珠在锁骨上打了几个转儿,大庆嫌弃他一身汗,不要他抱,昂着头跟在赵云澜旁边小碎步地走。

赵云澜家离得远,爹妈就给他在学校旁边租了个房子,什么都有,赵云澜倒也过得挺快活。这会儿刚打铃,一般的同学才刚收拾书包准备出教室,楼道里空荡荡的,也没有人。赵云澜跺了跺脚,结果今儿不知道怎么了,这两层楼的声控灯愣是不理他,他就摸着楼梯一路走,絮絮叨叨跟大庆说话。

“…不知道学校在想什么,班上六个老师都换了。我们那个新的语文老师,长得那叫一个好看啊,我们班女生都疯了,围在一起讲了他一个晚自习。“

大庆哼哼两声,“那你们班语文不是有救了吗?“

“有救个屁,到时候上课不都盯着他看吗?还听什么课啊。“顿了一顿,又接着讲,”但是我就觉得他很奇怪,我都热得快脱裤子了,他居然还穿长袖,什么毛….”

赵云澜猝不及防对上一双眼睛,就着楼道里斜射进来的路灯,对着眼前的人尴尬地打了个招呼。

“…额,沈老师好。”

沈巍愣了几秒,指着对门问赵云澜,“你住这儿?”

赵云澜连忙点头,笑开了,“哎哟沈老师我们真是有缘分,这栋楼都没住几户,我俩居然能对门儿。”笑完试探着问沈巍,“老师…您在这儿站了多久了?”

大庆很早就开始陆陆续续在教他一些东西,要是沈巍听到了大庆说话,他可能就要消除沈巍这段记忆,毕竟还想过个安安稳稳的高三。但是对于这一块儿他还真不怎么熟练,万一失手了挺尴尬的,所以先问问看再说。

沈巍看了一眼他,“从你的猫说话开始。”

赵云澜没想到他这么直接,挠了挠头发,不知道怎么接话。

“不用担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你也不用想着给我消除记忆。”沈巍知道赵云澜这会还在学习阶段,要是真来干记忆消除,对他自己的精神力影响蛮大的,只好先把他稳着,至少让他不要再起怎么对付自己的小心思。想了想,像哄小孩子一样从包里摸出一张符,递给赵云澜看。

赵云澜倒是终于找到同类了的表情,很高兴地跳起来扑向了沈巍,“老师老师,一路人呐?太棒了。”

沈巍脑子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反应过来接住了赵云澜,承力往后退了两步。

大庆却一步走上前,蹭了蹭沈巍的裤腿,奋力把两只爪子搭到沈巍小腿上,似乎是想要他抱抱。

赵云澜颇有些惊讶地瞪了大庆一眼,这猫从来没有主动亲近过任何除了他和他爸妈以外的人,就算是在他们一家人面前也是高贵又欠揍,怎么这么喜欢沈巍?赵云澜笑嘻嘻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语文老师,眼珠子滴溜溜转。

“老师…你家里有东西吃吗?”

平时赵云澜在家里吃饭的时候不多,家里连锅都没有,下了晚自习一般就溜达到校门口买俩烧饼,他一个大庆一个,大庆还嫌弃里头肉太少,每次就把肉叼出来吃了,还给赵云澜留个饼。

今天实在太热,赵云澜不想凑到热烘烘的烧饼摊子那去找罪受,可饿还是饿的,这时候三言两语已经把沈巍纳入了自己人的行列,找自己人蹭顿饭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沈巍语塞,他还没从几个小时前见到了赵云澜中间回过神,这时候赵云澜又要去他家吃饭,少年跳脱而热情的性格实在让他不知道如何招架。

也不知道沈巍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活动,但他很快抱起毛乎乎的团子,打开了玄关的灯,转头问赵云澜,“你是想吃面还是喝粥?刚搬过来,家里只有龙须面。”

赵云澜好奇地换上沈巍给他拆封的新拖鞋打量着周围,沈巍家里简单得很,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刚搬过来的原因,这个布置一点儿人味都没有。听闻沈巍的话忙抬头,“啊?这么麻烦?其实我吃泡面就成。”

大庆窝在沈巍手臂上,“那你回家自己泡去。”

赵云澜笑嘻嘻地凑到沈巍旁边,“可我不会煮溏心蛋。”

沈巍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眉头,“你以前晚上饿了都吃泡面?”

“那倒不是,我一般在校门口买烧饼,那家烧饼做的真不错,欸老师我明儿早上给你带一个吧?”

沈巍示意他坐沙发上等着,“…不用了。”

“那个烧饼真的很好吃啊沈老师,偶尔学生的贿赂也是要收一下的,有利于师生关系,而且只是一个烧饼,我又没说给你买辆车。”

“那行。”沈巍忍不住笑了,“我给你下碗面?”

赵云澜这会有点儿兴奋,左摸摸,右看看,说话也不过脑子了,“老师你应该跟说你下面给我吃。”

沈巍从厨房里探出头,像是没听清,“你说什么?”

大庆狠狠地从赵云澜脸上踩了过去。

赵云澜一嘴猫毛,咳了两声,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没啥,我说行,我不挑食。“说完揪住大庆的后颈,小声问他,”你今天怎么了?还要人家抱?丢不丢人啊?“

大庆一张柿饼脸无所畏惧地看着他,“你别说我,是你先扑到人家怀里去的,还没说上三句话就跑人家里来吃饭,你丢不丢人啊?“

赵云澜捏了一下猫耳朵,“我那是太高兴了行不行?“

大庆正经起来,“我也不知道,反正靠近他我就感觉很舒服。“

赵云澜一听乐了,“那我们和沈巍这就是缘份啊。“说完冲着厨房大喊,”沈老师!我家猫特喜欢你!“

沈巍正好端着一个碗走出来,放到赵云澜面前,同时挡住了赵云澜迫不及待的爪子。“烫。“

赵云澜不好意思地笑一下,走了个过场吹了两口气,就开始狼吞虎咽。沈巍有点想笑,把一旁的大庆捞起来给了他一个小碗,里面是温热的牛奶。

沈巍也没干别的,就坐在一边,认认真真地看赵云澜吃完了一碗面,然后站起来收拾碗筷。赵云澜有点过意不去,“我来洗碗吧老师?“

“不用,我来,你站起来走两圈,消消食,不然等会睡不着。“

赵云澜就真的听话地站起来走了几圈,等沈巍也忙完了,凑过去双手合十,“谢谢沈老师!“又转头跟瘫在沙发上的大庆说,”走了啊胖子。“

大庆慢慢悠悠地晃了晃尾巴,“我不走了,我在这里住下了。“

赵云澜大怒,“你说什么?”

“这里又有牛奶,又有小香肠,还有一个比你温柔的沈老师。”大庆凉凉地看了他一眼。

赵云澜捏住大庆的后颈,小声跟他说,“你给我消停点。”转头又是一脸灿烂的笑容,“沈老师!真的谢谢你啦!我回去了啊。明天早上给你带烧饼!”

沈巍擦了擦手,笑了,“嗯,早点休息。”

他目送着赵云澜离开。

=======================================

性感赵云澜

在线搞老师

明天开始狠命撩

请评论我给我点小红心!

评论(37)
热度(427)
© 白水辞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