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纲文意识流(最近搞朱白山花)

于无声处

营业期最后一天了

舍不得

=====================================

一个总目录

=====================================

朱一龙无意识地划动着屏幕。

微博退了又进,进了又退。

助理实在看不过去了,戳了戳朱一龙,“您老发不发微博倒是给个准信儿啊,我看这群小姑娘都快疯球了。”

朱一龙回过神来,也不知道听到助理的话没,抬头就望着助理笑,一边笑一边答应着。“嗯嗯,好。”

助理恨不得一个白眼翻过去,但是有句话说得好,“朱一龙望着我一笑,他要星星我就把月亮都一起给他。”

她在心里默念几声我不是个美色当前就耽误工作的人,结果看着朱一龙张了几次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朱一龙端端正正坐着,叹了口气。

自从他爆以来,水溶C是他的第一个正儿八经的代言,官宣一出,到处都是小姑娘们在一箱一箱买,他挺感动的,也知道这时候应该上个线,转发一下官博。

但他就是在这里磨磨蹭蹭了半天。

小白没接代言。

朱一龙眼睛不知道聚焦在哪里,脑子也快放空了。

白宇没接水溶的代言。准确地说,是白宇的公司拒绝了农夫山泉的邀请。毕竟俩人是一起接的推广,如果农夫山泉真的只找其中一个人做正式代言,那未免太不厚道了。

白宇的公司拒绝也是情理之中。镇魂快播完了,俩人兄弟情的营业期也就到头了。下一步就是解绑,洗粉提纯,谁都是这么过来的,国内大大小小,正经不正经拍了那么多部剧,都是这样过来的。况且他们又是两个男演员,别人一男一女炒个cp赚点热度是正常的,但他俩老捆绑在一起真不是什么好事。

结局其实比他们更先抵达。

白宇知道这个事情之后就开始给朱一龙发微信,这下连哈哈哈哈哈都省了,上来就是毛猴,也不说话。朱一龙有点无语,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结果俩人就一张毛猴一张芒果,来来回回斗了十几分钟。

人总是对最亲近的人蛮横撒娇,就像一个人在风霜雨雪里走得久了,他脊背永远挺拔,他说他能用剑抵挡所有的风寒,但他总得需要一个火炉,窝在旁边烤暖还带着冰渣的盔甲。

最后朱一龙实在忍受不了满屏的猴子,喊了他一声小白。

“不要心里不舒服了,他们也是为你好。团队和粉丝是支持你的力量,但你不能用他们的角度去看待你的人生,你得有自己认识事物的坐标系。”

眼看着“对方正在输入”已经老半天,朱一龙有点后悔,他不应该这时候讲这些其实完全没有用的道理。

“…哥哥,我爸几年前和你说过一模一样的话。”

朱一龙白眼翻到天上去了。

一点点伤感无言的气氛烟消云散。

生命实在太短暂了,他们也没时间为这些事烦恼太长时间。所以朱一龙随手就把手机收了回去,但他到底是忘了转发那条官博,还是刻意没有转发,也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然而白宇新戏的宣传总是要做的。

朱一龙早早地提前录了视频。白宇一看就知道,

一直快到晚上他才有时间抱着手机,偷偷翻了翻底下爆炸一样的评论,笑弯了眼睛,这会儿太阳挺大,他带了一个帽子,被压住的头发里翘起来一撮,挡住了他视线里的一个角落。

他想起坐飞机时,他的头不小心磕到朱一龙,朱一龙迟疑了一会,然后伸手把他的头扶到自己肩膀上。朱一龙不会告诉白宇自己的肩膀麻了一整天,就像白宇也不会告诉朱一龙,他努力把头歪到一个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人肩上,脖子有多酸。

他想起录快本,玩游戏之前朱一龙小声提醒他注意安全。说好的策略在游戏开始一瞬间就被抛到脑后,他一窜就跑出去多远,结果从场上下来,他笑嘻嘻地望着朱一龙给他道歉。

他想起掰手腕的时候,朱一龙一看到他的手滑出去了急忙喊暂停,怕他受伤。

他想起后台朱一龙抱着吉他,靠过去时小声提醒他低头,不然吉他会撞到他。

他想起了很多个瞬间,甚至可能连朱一龙都没有注意到,完全是下意识护着他的瞬间。

夜色都没你温柔。

白宇抱着手机偷偷笑起来

誓言用来拴住并不安分的心,但大多是情况下最终什么都没有拴住,所以他们并不需要这种东西。

还是毛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能够激怒朱一龙的。

白宇感动过了,转眼就给镇长直播送了66个毛猴。

他点开了朱一龙的微信,还没有听朱一龙发来的语音说了什么,就已经高兴得直抖腿。

 

 

 

你们放心,凄风苦雨我们努力挡住,你们在无声处慢慢说你们的话。

 


评论(19)
热度(695)
© 白水辞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