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纲文意识流(最近搞朱白山花)

【山花】我在你的光里

昨天俩人差点把我甜疯了。

所以再一次尝试让同人能够甜过官方。

很明显,失败了。

白敬亭绝对在魏大勋微博里买了豪华别墅。

=======================================

一个总目录

=======================================

组里的导演今天不知道喝了什么假酒,溜到魏大勋旁边,强迫他放下手机,然后瞪着一双眼睛,深情地望着魏大勋。

“不要让任何人在你生命中处于绝对优先的位置,因为当你一旦在他心里落下去了,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地伤害你。”

魏大勋眼睛还在往被遮了一半的屏幕上瞟,今儿白敬亭收工比他早,现在已经回了酒店,他这会刚下了戏,蹲在角落里乖巧等着工作人员一起离开。听了这段没头没脑的话便下意识反驳,“小白不会的。”

两个人四目相接,导演有点懵,“你说啥,我跟你念叨两句台词,你给我扯白敬亭干嘛。”

魏大勋恨不得一巴掌抽到自己脸上,忙跟导演天花乱坠讲了起来。

好不容易送走导演,魏大勋站起来甩了甩麻掉的腿,紧紧攥着手机,一点喜欢完全收不住,在他体内寻不到出口,最后搅得他梨涡里都是笑意。

他在手机里挑了半天,最后发了一张玩葱少年回复白敬亭。小朋友微微斜着眼看着镜头笑,狡黠又俏皮,让人看了就心生喜欢。

魏大勋忍不住又把这张照片用微信发了一遍给白敬亭,问他,“你觉不觉得,这张照片里的人”

他一句话分了两次打上去,像是故意逗白敬亭一样。白敬亭趴在床上,恨不得翻个白眼,要不是知道魏大勋等不到他的回复,这下半句话估计明年都说不出来,他才懒得理魏大勋。

“很帅。”他一个手指戳戳戳,装作很配合他的样子。

魏大勋嘿嘿嘿笑起来,“不对,你觉不觉得摄影师很喜欢照片里的人。”

白敬亭一愣,有点想笑,“你从这张照片怎么看出来的?”

“如果摄影师不喜欢这个小朋友,他就不会把小朋友拍的这么好看。”

白敬亭忍不住把脸埋进被子里闷声笑起来,笑了一会脸都有点红,然后想了一会,才慢吞吞地打字,“不是,应该是照片里的人很喜欢这个摄影师,不然他就不会笑这么开心。”

魏大勋正在大队伍末尾走着路呢,一看这话,差点摔沟里去了。然后稍微拉开了点和前面一个人的距离,压低声音,跟白敬亭发语音,“你怎么这么甜呢。”

好像不发语音就没办法表达出他现在有多高兴一样。

白敬亭的耳朵贴着手机,听完一遍,然后想伸手挠挠头发,结果又把手收了回来,点开了语音,又听了一遍。

 他在床上翻滚了一圈,最后望着天花板,揉了揉被压到的鼻子。

今天傍晚的时候,他俩在一边候着场,魏大勋隔两秒就伸手拍一下白敬亭,白敬亭看了他几次,结果魏大勋只是笑,也不说话,白敬亭翻了个白眼,最后终于把手机放了下来,有点无奈地抬头,打算问他到底想干嘛。

结果橙黄色的夕阳就在魏大勋的脑袋边上,四散出温暖的光,远处是稀稀疏疏的几排树,像是托着沉甸甸的太阳,不让它落下。

白敬亭突然觉得这个角度看过去,魏大勋怪好看的。

白敬亭又把手机摁亮了,跟魏大勋说,“你别动,我给你拍张照。”

魏大勋也没问什么,随随便便摆了个姿势,让白敬亭拍了好几张。

‘好看吗你觉得。’魏大勋坐了下来,想搂着白敬亭。

白敬亭扭了两下,甩开魏大勋,然后理所当然地趴到魏大勋肩膀上,把照片翻出来给他看。“好看啊。”

魏大勋侧过头,白敬亭软软的头发就蹭着他的脸颊,‘我倒是觉得你站在太阳光里给我拍照的样子挺好看的。“

白敬亭想笑,“你也站在太阳光里。”

魏大勋逗他,“我站在你的光里。”

白敬亭捶了他一下,“酸不酸哪你。”

然后看着魏大勋抱着几张照片纠结了半天,愣是拖到天都黑了,才选出一张他自己觉得最好的发了微博。

白敬亭一边笑他,一边登上微博回复他。毫不意外地看着他的小粉丝轻车熟路地来魏大勋微博底下捕捉他。

他其实不是不喜欢发微博,但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但在魏大勋微博底下,他总是有话可以说的,就算真的找不到话说,都能再祝一声生日快乐。

更重要的是,他喜欢看到魏大勋微博里全是他,喜欢他的小粉丝一边吐槽一边兴高采烈跑过来捞他,喜欢让路人都知道他俩关系有多好。

魏大勋总看着都在笑,其实心里又敏感又怂,怕被不怀好意的人说他蹭热度,除了营业,微博里基本上没带过别人的名儿。白敬亭看着心疼,又有点不爽,他也不知道不爽的点在哪里,因为这个圈子就是这样的,但他就是觉得有点不爽。

所以他就在魏大勋的微博里买了海景房。

魏大勋憋着一直想跟他说这个事儿,结果一开口又不知道怎么说,最后像念台词一样,抑扬顿挫,张开嘴又换了话题。

“神爱慕你带有泪痣的眼睛,所以派我来带走你,我为你来到这世上。但我更先他一步爱上你,所以…”

“你他妈先从我身上下去。”

白敬亭觉得似乎看到魏大勋头上竖起来的小狗耳朵都耷拉下来了。

以前俩人还没在一起的时候,魏大勋跟他絮絮叨叨讲自己以前的事情。“…那个时候我老觉得瘦子不喜欢我,所以我怎么都瘦不下来。”

白敬亭瞟了他一眼,“瘦子喜欢你。

“啊?”

“我喜欢你。”白敬亭欲盖弥彰地咳嗽了一声,结果耳朵早已红了个透。

他说完那句话之后,魏大勋就一把抱住他,头埋在他颈窝里,白敬亭怎么扭都挣脱不开。

白敬亭整个人有冒烟的趋势,结果魏大勋伏在他耳边,低声说他,“虽然你是个瘦子,但是在别人面前不要这么说,怕被拉黑,知道不?”

白敬亭觉得魏大勋是个傻子。

这个傻子还老爱用一些很傻的话撩他。上次白敬亭去外地,魏大勋不好去送机,在家里恋恋不舍拉着白敬亭的小手,跟他说,“如果你空闲下来,你就想想你的工作,工作想不下去就想想今天晚上吃什么,今天晚上吃什么想不下去就想想你眼前的云,如果你连云都想不下去,再来想我。”

“为什么?“白敬亭问他。

“因为你如果先想我的话,你就会一直想我,没有办法想起其他的事情了。“魏大勋十分自信地说。

“魏大勋你是不是傻。“

然后白敬亭站在傻子的光里,忍不住笑得比魏大勋还傻。


=======================================

不是新墙头,老墙头。

评论(10)
热度(339)
© 白水辞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