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纲文意识流(最近搞朱白山花)

【吐槽君】十年前,我来投稿过蛊王的故事,现在他们结婚了。

我单方面宣布朱一龙和白宇结婚了!

今天的热搜不要放在心上,笑笑就好。

毕竟朱一龙,怎么可能战绩sss呢???

===================================

一个总目录

===================================

大家好!

我是下蛊的后续的后续,我又肥来了,希望大家还没有忘记我。

我不知道十年前的帖子你们还找不找得到,但是昨天我好像看到你们有人在发当年吐槽君的截图,那个画质,真的av质感。

一个星期前,我就看到你们在求了蔚蓝吐槽君了,我也知道你们肯定很想看见我。

因为我爹和我爸领证并且公开了。

都到这一步了,我也就自扒马甲了,反正已经衣不蔽体了。我是白宇的助理,我姓居,对,我随父姓。

其实他俩跟家里商量好准备办婚礼的时候我就想来发一个后续的后续了,但是仔细考虑了一下,这个事情毕竟还是他们自己公布比较好。所以我整整憋了三个月,等着他们把婚礼也办完了,并且公开了,我才赶来给你们说说详细的故事。

首先,生命大和谐这个事情吧,我是不敢说了,我爹已经把我之前的两个吐槽找到了,并且跟我爸一起强烈地谴责了我。

准确地说,是我爹坐着跟个大爷似的,口若悬河地谴责我,我爸在旁边时不时点点头,然后喂他喝水。

反正我看你们写的play挺刺激的,比他俩玩的花样多多了。

其实吧,我之前虽然一直很为他们高兴,但是这条路毕竟是不好走的,他俩又都是艺人,而且恰好就是在他俩好上的那段时间,他俩就爆红了。曝光度和镜头、通告什么的多得不得了,俩人相处的时间真的是很少很少。

我又不敢跟家里的人说,更不敢跟别人说。我感情上很愿意相信他们能一直走下去,但理智上并不是特别看好他们。

急得我嘴上长了几个泡。

我爹肯定是看出来了,那段时间就老是逗我开心。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他每天都带我去星巴克买椰香芒果慕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笑点好像就长在芒果和椰子上了,一看到就会狂笑,不到五分钟根本停不下来,然后我爹就会把我笑得脸红脖子粗总之很丑的样子录下来发给我爸看。

然后他俩就会笑得比我还开心。

唉不行,我还是得提到生命大和谐这个事情,真的太经典了,不告诉你们我会憋死的。

事情是这样的。

我爸爸去参加一个活动,和另外一个年轻的小哥哥一起唱歌。你们还记得吗?芒果粉丝节?就是你们都说我爸爸把你们隔空标记了的那次。

我爹兴冲冲地窝在沙发上看我爸爸唱歌,脸上一直挂着骄傲而痴迷的笑容。那个节目收尾的时候,我爸爸和小哥哥深情对视了,我爹感叹那个小哥哥心理素质好强。被我爸用这种眼神看着,居然还能脸色自如地继续唱下去,而且唱得特别好。

我讽刺他,“因为人家不是基佬。”

结果没过多大一会,那个小哥哥就接受采访说,被我爸爸那么绅士地看着,差点忘词。

我爹就把手里的蔓越莓小饼干捏碎了。

我心疼死了,那个小饼干可贵了,我爸在外地带回来的,只有一盒,吃一块少一块,我爹居然还浪费了一块。

我爹紧紧地盯着手机屏幕,终于意识到了一个严峻的事实。那就是,我爸的魅力已经不仅仅是男女通吃了,而是基佬直男通杀。

我看着我爹脸色凝重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掉得到处都是饼干渣渣,我没好意思告诉他,在基佬圈里,其实他比我爸受欢迎。

然后我爹经过一分钟激烈的思想斗争,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他要去色诱我爸。

我斜眼看着他,告诉他不用这么麻烦,他这个人在我爸眼里其实就是人形春药。

我爹脸上飘出一丝可疑的红色,然后提着我的领子把我丢了出去。

我被关在外面简直莫名其妙。

难道我说错了吗???

你们应该还记得,他俩演的那个剧刚播的时候,我爹的腰线不是还上热搜了吗?

当时有人冷静分析,赵云澜这个腰非常适合做爱,按照沈巍的尺寸来算,赵云澜很可能肚子会被顶起来,隔着一层薄薄的皮肤能够摸到小沈巍的形状。

不瞒你们说,我当时他妈的就流鼻血了,然后兴高采烈跑去我爹那里盯着他的腰看,我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天他恰好穿的白t,也没套外套,我就肆无忌惮。

我爹毛骨悚然,问我是不是又犯病了。

我嘿嘿嘿地笑。

他看了我一眼,轻车熟路地登上微博小号去翻热搜了。

欸说到这里,你们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爹有没有小号吗。他的确有,而且在圈子里是个大大,写书法的,曾经花了一整年时间用竹简手抄镇魂片段,天天被你们催更的那个。

你们想起来了吗?

想想你们在他微博下发过的黄图和沙雕表情包。

恐惧吗?

害怕吗?

我知道你们不恐惧也不害怕,你们甚至决定看完我的后续之后就去发更多的黄图和表情包。

扯远了。总之他一刷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了,我爹翻了个白眼,评论里那些对他来说实在很黄很暴力的描述可能吓到了他。

毕竟我爹是唯一一个坚持认为皮皮的文尺度很大的人。

见他已经看到了,我就把我存的几张图用微信转给他看,还兴致勃勃地加了一句话调戏我爹,“你不觉得这样的腰如果能够掐出浅淡的红痕很带感吗?”

结果我并没有听到我爹的消息提示音响起来,我就问他,“你又把手机静音了?”

他很诧异地看了一眼我,‘没有啊。”

我僵住了,不敢看手机屏幕,颤抖着声音问他,“你…你没收到我发的消息?”

我爹一副是我有毛病还是你有毛病的表情,“没有啊。”

扑街。

我颤颤巍巍把手机拿到眼前。

妈个鸡儿,我发给我爸了。

那个时候他俩还没有显露出丝毫超过兄弟的感情,我自然瞬间觉得我可能活不过今晚。

天要亡我,我爹还不会救我。

我也不敢告诉我爹,弱弱地给那个时候还不是我爸的朱一龙先生发了一句,“对不起啊朱老师,我发错了。”

于是页面久久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但是十分钟过去了,我爸还是没有回我任何消息。

两个小时之后,居老师给了我一个很苍白很无力的回复,“没事的。”

我:……

结果后来等他成了我爸,我无意中发现他手机里有个上锁的相册,里边就是各种各样的我爹诱惑照片,最多的就是我爹迷人的腰线其中就包括我给他发的几张照片。

不要问我这是怎么无意中看到的,这实在是一段不太好的经历。

其实是我爹不小心输了个自己生日就把锁解开了,看到了,然后我坐在旁边,看他表情以为他要发羊癫疯了,很紧张地凑过去,然后就也看到了。

那天晚上我隐约听到我爹和我爸在讨论“怎么样让一个人失忆”“杀人灭口哪种方法最行得通”。

总之,要不是这个世界实在不是abo,我都要怀疑我爹是个Omega了,不然对我爸怎么有这么强的吸引力。

这Omega的信息素竟该死的甜美!

我爹上蹿下跳,花了整整三天做准备,我看他一副比我参加高考还紧张的样子,试探着问他,“爹,你不会是怕疼吧?”

我爹凝固了一秒钟,然后狠狠地给了我脑袋一巴掌,“你爹我肯定是上面那个好吗?”

我:“……….”

我:??????????“

我不想跟他说话了,懒得理这个戏里戏外都自以为1的人。

想了一下,我去翻了翻我的手机加密相册,仔细研究了一系列我爸充电宝支架、洗完澡只穿一条黑色紧身内裤、泡温泉等等的图片。

最后得出了一个对我爹来说可能很恐怖的结论

我爸很大。

非常大。

我打了一个寒战,然后飞快地在淘宝上下单买了一斤红豆,准备第二天早上给我爹煮红豆粥。

当然到最后我也没能给我爹煮红豆粥,因为一周之内我都没见到我爹的影子。

???理性讨论,我们身处的到底是不是abo世界?他俩是不是完成最终标记去了?

从那天开始,我爹和我爸就走向了两个极端。

我爹越发好看了,就是他居然开始注意收拾自己,不再穿个大裤衩子、胡子也不剃就出门走机场了。而我爸,越来越不注意形象,反正怎么随便怎么穿,我不寒而栗,害怕再这么下去,我爸的七彩羽绒服可能要重出江湖。

总结而言,我爹浑身上下透露出一种已婚男人由内而外的魅力,而我爸是已婚男人颓废跳入婚姻坟墓顺便给自己盖上棺材盖子的莫挨老子的暴躁。

不过好在这种状态没有持续多久。

起始于福布斯的一个榜单。

“30岁以下精英朱一龙。“

我爹放肆嘲笑了我爸的年龄,然后我爸突然很认真很认真地问我爹,“我们去登记好不好?“

我爹手舞足蹈的动作瞬间凝固,他眨了眨眼睛,“龙哥,你开玩笑的吧?“

我爸继续很认真很认真地看着我爹,“不是开玩笑的,我们去国外,通知一下我们爸妈就行,也不要告诉别人。“

我其实在我爸第一句话出来的时候就觉得我应该悄无声息离开了,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了我的腿,它死死地钉在了地板上,让我继续听下去。

我爹眼神有点飘忽,张了几次嘴,都没说话,我爸很轻地皱了一下眉头,然后伸手覆在我爹头上,像安抚小孩子一样,“我不是说的现在,十年之后,如果你38岁那一年,我们还在一起,那时候你就答应我,好不好?“

我努力缩在沙发上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啊不,我现在其实根本没有存在感。

我爹好像在努力消化这个事情,我爸也就没催他,过了不知道多久,我爹把爸爸的手按到自己的眼睛上,然后说,“好。“

我突然就很鼻酸,我爹其实一直对这段感情没有特别大的安全感,所以他很少想以后的事情,但是朱一龙不一样,他当初跟我爹说的在一起,就是一辈子要在一起,太感动了,真的太感动了。

然后我他妈很没出息地哭出了声。

这时候他俩的嘴唇还距离0.1cm。

我爹:?????

我爸:?????

他俩问我,“你怎么在这里?“

我他妈…..

我要和他俩断绝父女关系,等他俩没人养老的时候想起我,后悔莫及。

后来我冷静下来,他俩有钱得不是一点点,别说养老了,我很有可能以后还要啃老。、

所以我窝着一肚子火走出了房间,并非常体贴地锁上了门。

后面就没什么好说的啦,十年啊,他俩居然连架都没吵过,而我在他俩的熏陶下,直到现在还没有男朋友。

我爹很担忧,觉得我们家要绝后了。

我凉凉地告诉他,从他和我爸在一起的那一刻起,我们家就已经绝后了,这跟我找不找得到男朋友并没有关系。

一个星期之前,他们办了婚礼,在一个小岛上,只有两边的家人。

我坐在第一排,看着他俩交换戒指,然后拥吻。

那个白胡子的牧师看着他们笑得很开心。

我的眼泪真的不值钱。

花泽类是骗人的,我他妈现在倒立都能哭出一片海。

回来之后我们仨商量了很久怎么公开,最后我爹一锤定音决定用一个我认为很傻逼的方式来说这个事情。

他先发了一张对戒的照片。

于是他的粉丝慌了。

接着我爸发了一张结婚证的照片。

于是我爸的粉丝也慌了。

首页上出现了“震惊!白宇疑似已婚!女方未曾透露姓名。“”头条!朱一龙自曝结婚证,女方信息还未公布!“

首页欣欣向荣,对于他俩终于找到自己的人生幸福非常欣慰,纷纷艾特爸爸去哪儿官博希望他们提早预约。

曾经的cp粉奔走相告,我操白宇朱一龙居然同一天曝出结婚,这四舍五入就是他俩结婚了,这波糖太吊了,我要告诉我奶奶让她也高兴高兴。

更多的人疯狂翻找素材,准备考个古,可以剪巍澜婚礼了。

我心想,还他妈有更屌的你们信吗。

那天深夜十二点,我爹发了一张他俩结婚的照片。

两个人都穿的白色西装,背景里是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海。

一秒之内,微博瘫痪了。

几分钟之后,兔区瘫痪了。、

紧接着,各大网站相继沦陷。

我爹皮了一波,心满意足地抱着我爸去睡觉觉了。

 

很开心这个故事能有一个美满的结局,

这次你们搞到真的了!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博,随时为你播报朱一龙和白宇的最新资讯!

让我们喊出那句口号

白宇朱一龙,芒果椰子猴!



评论(74)
热度(908)
© 白水辞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