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纲文意识流(最近搞朱白山花)

写作搭档读作qing lv

先解释一下

上篇宠物博主的梗其实来自双人直播

白宇让朱一龙陪他双人喵喵舞

结果朱一龙说你不是狗吗什么时候变成猫了

所以蒸煮永远比同人甜的

======================================

一个总目录

=======================================

朱一龙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周围的人对待他的态度就有些怪怪的。

准确地说,是对他和白宇的态度都有些怪怪的。 

他随便找个地方坐下背台词,旁边的人就会很有默契地让出一个圈,然后接着就是一个人--一般情况下是高雨儿或者李思琪,但也可能是工作人员--搬把小凳子过来,扬声喊一句,“龙哥在这呐!”

然后白宇就会哼着歌,被某个不知道怀有何居心的人带着过来,大刀阔斧地缩在小凳子上跟他一起背台词。

又或者,剧组一起吃饭,大家会一致让他俩中的某个人先坐下,这个人往往是白宇,因为朱一龙的客气与慢热是刻在骨子里的,很少能像白宇一样完全在众人面前甩脱包袱。等白宇坐下,几十个人就会迅速落座,甚至不留给朱一龙任何反应的时间,他只觉得眼前一花--

然后就只有白宇旁边一个空座位了。

再也有可能是这样的,白宇热衷于主播这份职业,甚至隐隐有比肩于演员的趋势。他喜欢和粉丝互动,那天抽幸运观众,一下子就抽中剧组的工作人员。

在微弱的电流声里,朱一龙隐隐听到了那边人仰马翻,再看看时间,顿时了然。这会儿肯定是那几个玩得很好、一天到晚眼睛里闪着绿光的小姑娘在一起坑白宇。

根据他并没有投入多少精力的计数,短短几分钟,他起码被cue了二十次。

这样的事情,一次两次是巧合,次数多了就是故意的了。

可偏偏周围的人该干嘛干嘛,实在被他和白宇盯久了,就露出一个极其无辜的表情,“哥,怎么了?”

朱一龙和白宇其实也不是不懂,因为他俩靠在一起背台词就满脸通红差点晕厥的小姑娘还挺多的,他俩竟然也丝毫没觉得厌恶,只是,有点点微妙的尴尬。

比如最初那场擦药的戏,白宇伸手指点江山,“咱俩就是干!”

其实后面还有话的,但是听到这里,工作人员已经不出意外地笑抽过去,白宇和朱一龙也望着对方笑得前俯后仰,末了白宇还摸了摸鼻子。

他俩对视一眼,然后眼神乱飞,同时扭开了头。

朱一龙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他是个不喜欢与合作对象多作纠缠的人,各方面的纠缠。但是白宇不一样,首先白宇是个男孩子,不会传出令人头疼的绯闻。其次...他好像并不怎么讨厌他俩的名字并排放在一起。

高雨儿看看朱一龙,又看看白宇,叼着一根巧克力棒,硬是透露着一丝历经人事的沧桑,抬手重重地拍了一下他俩的肩膀,“不要害怕,记住,你们是搭档,搭档的意义是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好像不太准确,哎总之,你们明白吗?”

朱一龙点点头,高雨儿眯眼看着白宇,白宇也连忙点点头。

经过一番洗礼,俩人好像突然就通悟了一般。不用工作人员搬凳子了--白宇会自己跟过去,不用大家给他俩留座了--朱一龙一直跟在白宇后面,坐下的动作都是一致的,更不用在直播的时候提起另外一个人了--因为朱一龙和白宇变成了彼此最大的粉头。

“我们是搭档。”白宇非常严肃地这么解释。

“哦~~~”李砚看着他,忍不住朝他眨了眨眼睛。

后来两个搭档愈发大摇大摆,晃晃悠悠,剧组便杀青了。那天喝多了酒,俩人都有些晕晕乎乎的。朱一龙还勉强能够保持清醒,他晃晃脑袋,扶着白宇细细瘦瘦的手臂,问他,“小白,你可以自己走回去吗?”

白宇好像对外界的反应都不怎么敏感,慢慢抬头,盯着朱一龙泛红的眼睛,花了很久才把朱一龙的低语转化成他大脑可以处理的信息,然后极其缓慢地,露出一个灿烂到有点傻傻的笑容。

那个笑是从眼睛开始的,几乎能够具象化的笑意从他微微下垂的眼角滚落下来,砸到朱一龙的手臂上,然后是一口小白牙,关住了即将溢出来的笑音,最后是嘴角,不断上挑再上挑,最后定格下来。

朱一龙看着他,突然不合时宜地想道,白宇笑起来好像流氓兔啊。

白宇喝醉了酒不闹不疯,但也绝对不乖。助理好声好气地想把他哄回去,白宇眉毛一竖,“不行,我不能离开龙哥,你们肯定会欺负他的。”

助理目瞪口呆,“祖宗,你想干嘛?”

白宇一把抓住朱一龙的胳膊,“我要保护龙哥!”

助理叹了口气,“我们回去睡觉吧祖宗。”

白宇非常警惕地往朱一龙身后躲了躲,“你想干嘛?我不要。我不想跟你睡觉。”

助理:“......”

助理:“???”

助理:“我也不想跟你睡觉。”

白宇眯起眼睛,“胡说,我这么帅,你怎么可能不想和我睡觉?”然后转头问朱一龙,“我说得对不对?”

朱一龙:“....”

朱一龙:“对。”

白宇立马又笑开了,笑成流氓兔,“那我们回去睡觉吧龙哥!”

朱一龙开始头疼了,只好伸手揉揉白宇有些微卷的乱毛,“行吧。”

助理感激涕零,“龙哥,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那就麻烦你了龙哥!龙哥你走好!龙哥再见!”然后一溜烟地跑了。

朱一龙的记忆就只到这里了。

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自己正在大床的一个角落缩成一团,腿上还搭着一条胳膊,他使劲晃晃脑袋,努力转头,就看到白宇歪着脑袋,整个人非常霸道地呈个大字形占了整张床。

朱一龙推推他,“小白,醒醒。”

房间里空调打得很低,俩人回来连被子都没掀开直接就倒上去了,着了些凉,这会一开口,声音已经有些嘶哑了。白宇哼哼两声,下意识地朝着热源凑过去。

朱一龙揉着自己酸痛的后颈和发麻的腿,等着白宇慢慢清醒过来。

“龙哥起床啦我给你买了热干面今天的豆浆特别......”朱一龙的小助理嚷嚷着,拿副卡开了门,一路落下的声音到他看清房间里的情景戛然而止,“.....甜。”

“龙龙龙龙哥。”小助理僵硬地放下早餐,“......白白白白叔,你你你的早饭我也拿过来了。”两只眼睛都不知道往哪看,一双小手也不知道往哪放,最后滴溜溜看看朱一龙揉着自己的后颈,又看看白宇把头抵在朱一龙脸边蹭蹭,朱一龙又开始头疼了,“你先出去吧,我们去洗漱。”

小助理:“龙龙龙龙哥,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说话可以色情点...啊不,直接点,我懂。”

立定,转身,一步步挪出了房间。

白宇打了个哈欠,“龙哥早上好啊。”

朱一龙叹了口气,“你喝醉酒也太不安生了,说了让你别闹我,你还是闹我,我差点控制不住...”

小助理碰地一声摔在了门口。

朱一龙接着说完,“....想打你了。”

小助理十分尴尬的站起来,指着门口的防滑垫说,“这个防滑垫,好滑。”

“这完蛋玩意。.”白宇瘪瘪嘴,然后亲切地朝着门口喊,“下次换双钉鞋再来啊。”

小助理:“...好嘞,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等他俩收拾完出门,收到了无数自以为隐蔽的感情复杂的眼神。俩人有点无语,揪住高雨儿似乎想说点什么,高雨儿却先拍了拍他俩的肩膀,“你俩是搭档,我懂。”

朱一龙:“......”

白宇:“......”

一旦杀青,日子就好像慢下来,就像从热情四溢的少年一下子变成步履蹒跚的老人,一丝一丝被拉长--其实不过是因为他俩见不到对方了而已。

不知道是什么暴风雨即将来临,总之这段时间圈内不太平得很,朱一龙被拉下水也是意料之中,没别的,拉人下水当烟雾弹自然要拉人气够高的。

白宇也懂,但是脾气还是要闹的,不闹脾气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跟搭档闹闹脾气是很正常的事情,不然存在感就会被一再降低,然后就凉了。

所以白宇下了戏,跟经纪人悄悄说了一声,说自己准备跑过去找朱一龙。

经纪人:“......”

经纪人:“祖宗,你又不是他对象,你现在去找他兴师问哪门子的罪?”

白宇突然卡住,啊喔额半天憋出来一句,“我是他搭档。”

经纪人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行行行,你去吧,你就仗着我们都依着你,净胡来。”

白宇两只小爪子合在一起对着经纪人拜了两拜,嘿嘿嘿冲他笑,见经纪人的脸总算是绷不住,才捞起包走了。

朱一龙在地下车库走出车门的时候就看见不远处车灯闪了闪,他眯起眼,那辆车他算是熟的不能再熟了。他走过去,意料之中地看见小白先生可怜兮兮地在驾驶位上缩成一团,怀里抱着一大杯奶昔,已经见底了,估计等的时间不算短。

“......今天有点事耽误了......你是不是等了很久?”朱一龙见助理给他打了个手势,表示周围没跟人,才拉开车门,把白宇扯出来,给他框上个宽边大草帽。

“龙哥,你品味越来越独特了。”白宇摸了摸草帽,跟朱一龙说。

朱一龙帮他把掖进去的领子翻过来,“这是今天拍戏的道具。”然后扣住白宇的手腕,带着还在玩草帽上飘带的小白先生走向电梯。

“....没吃饭吧?我点东西送到房间来好不好?”朱一龙合上门,转头问他。

白宇灌了一肚子奶昔,也不是很饿,所以倒无所谓,望着朱一龙点点头。

朱一龙收拾了一下桌子,然后挨着白宇坐下--他心里清楚白宇这是来干嘛的,他也乐意配合他。

白宇果然清了清嗓子,“朱一龙先生,你今天又上头条了吧,开不开心?”

朱一龙诚实地回答,“不开心。”

白宇很快把嘴角往下压了压,斜眼看他,“喜提女朋友还不开心?”

朱一龙觉得白宇这副样子好笑,想了想,“我有搭档了,不需要女朋友。”

白宇彻底痛快了,“行,我大人有大量,原谅你了。”

朱一龙却揉了揉白宇的头发,‘现在该我问你了,你为什么跑过来找我?”

白宇脸都不红一下,理直气壮,“我搭档闹绯闻了当然得过来看看,不然搭档就跑了。”

朱一龙失笑。

晚上白宇偷偷摸摸回去的时候已经接近十一点了,捏着手机推开门就看见经纪人靠在椅子上等他,听见声儿了头都不抬一下,“终于舍得回来了?”

白宇直笑,“这不是找搭档交流感情去了嘛。”

经纪人终于正眼看了看穿着套头衫的小白先生,“哟,搭档啊搭档,可不就是搭伙儿过日子的嘛。”

白宇一愣,脸上的笑压都压不住,然后对着手机说,“龙哥,听见了没。”

那头传来朱一龙带着些困意的声音,“什么?”

白宇耐心地重复一遍,一字一顿,“搭档就是搭伙儿过日子的人。”

俩人一起笑起来。


评论(32)
热度(784)
© 白水辞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