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纲文意识流(最近搞朱白山花)

【巍澜】盲目的爱情 04

校园  

点我看十七岁的赵云澜在线撩老师

今天赵云澜终于明白自己喜欢沈老师并且强行四舍五入出沈老师喜欢自己了!

我以为大家都忘掉了这一篇结果大家还在催更

这两天肝已经没有了。

现在明白,世上所有的不更文其实都应该是借口

只要有爱,不睡觉不吃饭我都还能爬起来写。

=========================================

一个总目录

=========================================

赵云澜也不知道自己这一缕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是怎么冒出来的,他晃了晃脑袋,思维却还是不受他控制地向一个诡异的方向飘去。

老婆--在厨房里给他煲汤。

肥猫--在啃小香肠。

热炕头--现在是夏天,不过也有空调和沙发。

赵云澜眯起眼睛,觉得自己好像无意中达成了一个成就。

不过沈巍没给他时间让他继续想下去,端了两碗清汤放到餐桌上,喊了一声赵云澜,让他先过来喝汤,免得凉了。

赵云澜屁颠屁颠扔下算了一半的圆锥曲线就过去了,抓着沈巍的手腕便嗅了嗅味道。沈巍在他的手覆上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浑身僵硬,只是定定地看着赵云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赵云澜感叹一句好香啊,抬头望向沈巍,沈巍才算是从魔怔中间清醒过来,放下碗,拉开椅子坐到赵云澜旁边。

赵云澜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似乎有点不尊敬师长,但是沈巍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摆在那里,他也便把这点不好意思抛在了脑袋后面,满心扑在了眼前的一碗汤上。

沈巍虽说端了两碗,自己的那份其实就是个摆设,一口都没喝,只是小幅度拿勺子搅动着,让汤凉一凉,等赵云澜那碗见底了,便把自己的和他的一换。

赵云澜摸摸鼻子,“你不喝吗?”

沈巍笑了笑,“我一般晚上不吃东西,专门给你做的,多喝点,我知道你没去吃晚饭。”

赵云澜觉得沈巍一句话里信息量似乎有点大,他先抓住了一个重点问沈巍,“...你晚上从来不吃东西?”

沈巍点了点头。

赵云澜回想一下这么多天,他在沈巍家里夜夜笙歌,每天都吃宵夜吃得满嘴流油,而沈巍似乎也就是真的只是为了给他做东西吃一样,自己基本上没动过筷子。

他感激涕零,差点给沈巍跪下了,“沈老师,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啊。”

沈巍失笑,“不要你报,快喝汤,再闹真的凉了。”

等到赵云澜一边揉着肚子一边回到家时,已经过了十一点半了,书包一甩,一边收衣服,一边开始固定的对大庆碎碎念时间,

‘...你简直不知道我们中午教室里有多热,空调效果本来就不好,还把窗帘一拉,五十多个人在里边睡,真是替他们难受,每天肯定都被热醒。”

大庆晃晃尾巴,“为什么是他们?你上哪午休去了?”

赵云澜理所当然地接着说,“沈巍办公室啊。”

上个星期五,赵云澜中午睡了十分钟不到,居然还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被裹在厚厚的棉被中间,越裹越紧,最后醒的时候满头大汗。赵云澜抽了一张同桌的湿巾,觉得教室里边跟个蒸笼一样,还是个密不透光的蒸笼,就干脆跑到沈巍办公室去抱作业了。

沈巍见他一脸烦躁,问他怎么了。

赵云澜站到凉丝丝的空调风下才感觉能喘气了,“沈老师,您是不知道民间疾苦啊。”

然后叽里呱啦跟沈巍吐槽了一番,末了还加上一句,“你看看,我这都快几周没睡好过午觉了。”

本来他也只是抱着吐槽的心态说的这个事情,说完也就过去了。结果沈巍非常认真地听完,问他,“你...要不要到这里来午休?”

高三年级组的老师休息时间少,工作量又大,一般都会在办公室里放个摇摇椅,再准备一个枕头,一条毯子,随时能得着空眯一会。沈巍也有,但他基本用不着,这会就问赵云澜,要不要到他这里来午休算了。

赵云澜愣了一愣,“...啊?”

沈巍有点后悔,刚想着怎么把这句话圆过去,赵云澜却兴高采烈地开口了,“好像也不错啊,反正每天中午都有学生过来,只不过他们是来补作业....哎呀我来睡觉,也差不多,就这么决定了,谢谢沈老师!”

沈巍笑了,似乎想伸手摸摸他的头,临了又把手收回去了,“那你明天中午就过来睡吧。”

“好嘞,我要自己带枕头毯子吗?”

“你可以不带,我这里的都是新的,没用过。”

赵云澜欢天喜地就走了,过了两分钟又噔噔噔跑回来重新抱作业,沈巍看着他的背影,笑了。

赵云澜没敢告诉班上同学自己去哪午休,本来沈巍平时就对他好得不行,这会要让他们知道,赵云澜居然从农民直升为地主,到教师办公室去午休,还不得扒了他的皮?

所以每天等到中午教室里一片漆黑,赵云澜才偷偷跑了出去,溜进沈巍办公室,都能正好看见沈巍在给他弄毯子。

赵云澜嘿嘿嘿望着沈巍一笑,丝毫没有愧疚心地扑上去睡了。

合着三个教室大的办公室略有些空旷,沈巍的桌子刚好在靠窗的角落,中午留下的人基本都在两米开外,倒也算安静。办公室里空调打得很低,赵云澜把自己整个人都裹进毯子里,像一条巨大的毛毛虫,只露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沈巍着实高估了自己的控制力,平日里赵云澜吵吵嚷嚷的还不觉得,这会他睡着了,安安静静的,沈巍才感觉到那些刻在血肉里压抑着的思念冒出头来,撑开他的血管和皮肤,悄悄爬到赵云澜身上。

他几乎没有办法移开自己的眼睛,近乎贪婪地用眼神描摹着这张让他日思夜想的脸。

然而赵云澜突然醒了。

可能是今天有些冷,可能是赵云澜并不困,原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沈巍还在死死地盯着他看,彷佛一条濒死的鱼渴望水源一般的时候,他醒了。

他睁开眼睛,正正好好地和沈巍打了个照面。

沈巍慌忙把眼神移开,他知道自己应说些什么解释一下,想来也不是个难事,但他张了几次口,最终才艰难地发出声音,“...你该起床了,我正准备叫你。”

赵云澜没答话。

他从未见过那样的眼神,深情、昏沉,有无限的眷恋,却被更多不知名的情绪翻滚着掩盖掉,他不瞎,更不傻,他本应该心中警铃大作。

但是,刚才那一瞬间,他唯一的念头却是想伸手抱住沈巍的脖子,然后狠狠地亲吻他抿起来的薄唇。

“你他妈在想什么呢。”赵云澜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俩人各怀心事,你来我往都不知道跟对方讲了些什么,等到命运交响曲狂暴席卷整个校园叫醒午休的人,赵云澜才似真正清醒过来,怀里还抱着沈巍的毯子,鞠了个躬,就一溜烟地跑了。

赵云澜心烦意乱,一整个下午加晚自习都没能听的进去课,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产生那种想法,更不知道沈巍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着他。
    而且...他总觉得中午的时候,沈巍可能已经看了他很久了。
    他走一步,踢一步,踏着微弱的月光磨磨蹭蹭地跟着大庆往家里走。大庆敏锐地觉得他不对劲,抬爪子挠了挠他的裤脚,示意他快点回家。
    关上家里的门,大庆就迫不及待地问他,“怎么了?什么事让你烦成这样?来来来快说。”
    赵云澜有点嫌弃地看他一眼,“我怎么觉得你很高兴?”
    大庆舔爪子的动作顿了顿,理直气壮:“没有啊。”
    赵云澜直挺挺地把自己摔进沙发,想了想,很直白地跟大庆说,“我今天突然很想亲沈巍。”
    这个时候的赵云澜还不满十七岁,他需要一个人来做他的倾听者,就算不能给他任何建议都没问题,但他的的确确需要一个人在那里,听他倒倒心里乱七八糟的情绪。
    然而沈巍的事情他不敢也不能跟别人说,只好跟大庆讲讲。
    大庆听完从木架上一滑摔了下来,顺便带下来一堆不知道多久都没翻过的旧书,好不容易从书堆里爬出来,跳到赵云澜旁边,“什么?”

赵云澜抓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含含糊糊地挑出关键部分,跟大庆讲了一遍。

大庆盯着赵云澜眼睛都直了,龇牙咧嘴半天,最后夸他,“赵云澜,出息了啊,憋到十七岁没谈恋爱,一谈就搞个大的啊?”

赵云澜觉得自己都要憔悴了,“谈个屁恋爱,这算哪门子谈恋爱。”

大庆来了兴趣,扒拉一下赵云澜的胳膊,跟他仔仔细细地分析起来,“你是不是吃什么好吃的都会想起来给他一份?”

“...是。”

“你是不是每天看到他就很高兴?”

“...是。”

“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去找他,就算什么正事都不干,跟他说说话都好?”

“...是。”

“你是不是觉得他很好看,还喜欢故意说他好看逗他?”

“.......是。”

“你是不是打心底里没把他当成你的老师,而是一直把你自己放在一个和他平等的地位来跟他交流?”

“,..是。”

“你是不是甚至愿意为了他放弃算了一半的圆锥曲线?”

“....是。”

“行了,你今天还想亲他,你肯定喜欢他。”大庆满意地舔舔爪子,得出了这个结论。

赵云澜愣愣地看着大庆,过了很久,才总算反应过来,“哦。”

他似乎很坦然地接受了这个结论,就算他在六岁被对门的小姑娘拒绝之后喜欢上的第一个人就是个男人,还是他的老师,他也没有觉得丝毫痛苦和自我怀疑。

原来我喜欢他。

赵云澜盯着天花板。

他终于为每次见到沈巍心里又痒又暖,像是有无数只蝴蝶要冲破他的胸腔的感觉找到了归属。

他喜欢他。

赵云澜突然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脑子里却不着边际地想,他是不是应该去感谢一下高二暑假给他表白的那个小学弟?

大庆也没觉得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反而对于赵云澜喜欢上一个人挺开心的,再加上这么多天的观察,沈巍虽然对于那些东西很有研究,但他就是个活生生的人,跟乱七八糟的事情扯不上关系,没有危险,也比赵云澜大不了多少岁,长得又好看,又很有学识,工资也不低,又会做饭,简直好得不能再好了。

最关键的是,沈巍每次做饭都记得带上大庆的一份。

大庆非常满意,晃晃尾巴准备洗了睡觉,赵云澜看他要走赶忙拉着他,眨巴眨巴眼睛,“欸!可是...我还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

大庆这才算想起来这个致命的问题,悻悻地盘起尾巴又回去坐好,后知后觉地为赵云澜默哀,既然沈巍这么好,他又怎么看得上赵云澜一个十七岁的小孩子呢。

除非他瞎了。

赵云澜却兴奋起来,反过来仔细地跟大庆分析。

“他让我做他的科代表。”

“...对。”因为人家懒得换。

“他天天都吃我给他买的东西。”

“...对。”因为人家怕浪费。

“他给我买小蛋糕。”

“...对。”因为你帮人家搬了桌子。

“他还跟我说少喝可乐!”

大庆实在忍不住了,“这和他喜不喜欢你有什么关系?”

赵云澜摆摆手,“可乐杀精啊!他都关心我到这方面了他肯定喜欢我!”

大庆恨不得拿猫砂把他的嘴堵住。

赵云澜还在说,“你想想,他已经包我吃包我午休了,下一步就是包睡了,多么顺理成章!”

大庆不知道他是该同情赵云澜是个傻子,还是该同情沈巍被个傻子喜欢上了。

=====================================

讲真,愿意为他抛弃算了一半的圆锥曲线

真的是真爱了

                   --来自一个刚刚脱离理数压轴大题魔爪的人

评论(34)
热度(245)
© 白水辞疏 | Powered by LOFTER